周杰倫演唱會上的“小仙女”原來是淘女郎,一夜爆紅後她這樣說



10月28日,周杰倫在杭州開了一場演唱會,結果卻把一個自稱“小仙女”的94年歌迷送上了微博熱搜。

原因很簡單,在歌迷互動環節,她被幸運選中。她告訴周杰倫,自己的前男友與未婚妻也在演唱會現場,要點一首《算什麼男人》送給他。在與周杰倫的對話中,“小仙女”金句不斷:“我不知道他在哪裡,但是他馬上要結婚了。雖然他長得醜,眼睛也瞎了,我還是祝福他。鏡頭靠近我,給我一個特寫,讓他老婆看看我有多美,他有多瞎。”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不僅讓現場歌迷沸騰了,朋友圈刷屏、微博熱度飛升,整個社交網絡為她瘋狂了一宿。 “小仙女”的微博粉絲從1萬增至44萬。


演唱會當天的微博

但隨後,娛樂圈慣常的狗血劇情開始接棒話題,事件策劃等質疑甚囂塵上。

那麼,“小仙女”到底是誰?

近日,《天下網商》獨家採訪了她,和她聊了聊爆紅以後的生活。 “小仙女”本名叫林靜文,一位活躍在杭州的平面模特,也是位淘女郎。她時常為服裝品牌拍攝電商展示的照片,今年5月,她還在淘寶直播註冊了達人賬號,並進行了3分鐘的試播。

接受采訪時,林靜文稱,雖然“小仙女”的話題刷爆了朋友圈,但她需要讓生活回歸日常,繼續之前的工作。而接下來,她也會花更多精力嘗試淘寶直播。


突然紅了

演唱會的那個晚上,林靜文不知接了多少通電話,話題無一不是:“你去了演唱會?你是那個小仙女?”

這一夜她都沒怎麼合眼,微博、朋友圈,好像滿世界都在說自己。第二天起來刷微博,她發現熱搜有三條都是有關“小仙女”,微博粉絲猛增到了30多萬。

“這才相信,自己是真火了。”

事件持續發酵,怕被認出,林靜文在第二天出門時戴上了口罩。晚上,她和一群朋友聚到杭州嘉里中心吃火鍋,恰巧隔壁桌正在討論“小仙女”。 “講得最起勁的一人瞟了我一眼之後,然後自顧自繼續發表議論。這都沒認出我來,沒必要帶口罩啊!”她調侃說,“圖片和我真的差別那麼多嗎?”


小仙女在周杰倫演唱會

除了出於關心和好奇的朋友,打爆林靜文電話的還有商家和職業經紀人,要么是談合作,要么是邀約拍攝。 “明明是蹭熱點,不是覺得片子拍得好,一概不接。”林靜文一邊說,一邊哈哈大笑,頗為得意。

然而,輿論的風向說變就變,很快,社交媒體上對林靜文炒作的質疑多過了“地表最強前女友”的喜愛。

林文靜開始焦慮,不過她並沒有出來澄清,“不知道怎麼澄清,越描越黑,質疑你的人做再多的澄清也還是不會相信你。”她說,“我也問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出格了?後來我想,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我不可能滿足每個人的要求。”


小白領變身月入五萬淘女郎

事實上,今年3月份之前,林靜文還在一家公司做人力資源管理,是個普通小白領。經不住攝影師朋友的慫恿,她去千島湖完成了一次平面圖片的拍攝,之後就入行了。

“拍照嘛,有什麼難的呢?”她一邊開始在模特培訓班上課,一邊開始接單。

杭州是電商之都,電商圖片拍攝需求非常大。林靜文剛入行的3月,正值淘寶天貓商家夏裝上新之前,林靜文在朋友的引薦下獲得了不少拍攝服飾產品圖的機會,“這個行業很簡單,商家需要什麼,直接找攝影師和職業經紀人,然後由他們發通告給模特。”

林靜文還記得剛開始參於外拍時的場景,那是在杭州南宋御街的羊壩頭,這裡有杭城最具文藝復興風格的法式建築,是杭州淘寶服裝拍攝的“基地”。 “基本上模特擺pose,攝影師咔嚓咔嚓一陣猛拍,一兩分鐘就能搞定一套服裝,然後工作人員立馬遞來另一套。”她說。

當時正值拍攝旺季,每天的任務相當重,模特根本沒有時間找地方換衣服,用林靜文的話來說,是“分分秒秒都是錢。”於是,穿著安全褲、裹胸,她就學著前輩們一樣努力克服心理障礙,快速換裝。 “旅遊景點,人很多,特別是中年男人,一開始挺不適應。”她開始慢慢習慣淘女郎的生活。


3月份是夏裝拍攝旺季,8月份則是冬裝拍攝旺季。冬裝拍攝也同樣不容易,烈日之下要穿高領毛衣,外加一套羽絨服,“簡直醉了,裹胸像浸過水一樣。”

林靜文還記得,有一次拍衛浴產品,需要裹著浴巾在冷水里拍攝,整整四個小時,“人就像一根巨大的腐竹,皺巴巴一條一條的。”她笑著說,“不辛苦,我一邊拍一邊跟攝影師講段子,很歡樂。”

在朋友眼裡,林靜文的不正經是常態,不過她說,這個行業裡每一個人都非常努力,光鮮靚麗的外表下是她們的堅持。

有付出,自然回報也不小。據了解,杭州優秀的淘女郎,拍攝一套衣服能有400-500元的收入,旺季一天能拍100套。林靜文坦言,她工作20來天,大概能有5-10萬不等的月收入。

而這個定價行業也有一套標準 。 “看拍的圖片在淘寶好不好賣。”未了她補充說,“我是因為比較漂亮啊!會不會太不要臉?”

回歸日常,嘗試淘寶直播

不僅是淘女郎,林靜文還嘗試做過淘寶主播。

今年5月,林靜文簽約了一家網紅機構,成了一名主播。之後,她以“我叫歐拉”的賬號在淘寶直播做了一次不到三分鐘的試播。

從內容看,首次嘗試直播的她特別青澀,語速緩慢的講解了一隻口紅的兩種用法,結果是:沒人看。在這之後,這個賬號就荒廢了,目前也只有7個粉絲。同時,她也在蘑菇街做了4場直播,都沒有後文。

林靜文解釋,那會兒平面拍照特別忙,白天從7點開始,一直忙到晚上6點,然後開車到公司直播,一場直播需要播到12點。 “精力顧不過來,就沒有再做。”


而這次意外走紅,也讓她對自己的職業有了更進一步規劃。如何利用好現有的熱度?她計劃試試淘寶直播。 “雖然平面模特收入挺不錯,但確是青春飯,直播是為了長久的發展。”

實際上,淘女郎涉水淘寶直播的人不少。目前,淘寶直播已經聚攏了一大波紅人機構和網紅主播。在剛剛過去的10月份,一位名叫薇婭的主播在5個小時的直播中,帶動銷售接近7000萬。

“我本身就是話癆呀!挺有意思。”她說,雖然淘寶直播也不是唯一能選的道路,但可以做了再說,“我現在擁有什麼資源,就試著去做什麼事情,把心態放平,盡力去做,大不了回來拍照。”

一夜爆紅,然後回歸日常。但她說爆紅有一點副作用,“不能說髒話,特別是在微博。”

#淘女郎

1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