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案例]"拼便宜"運用演算法幫助店主分析應該如何採購,應該在什麼時候採購,應該在哪裡採購



去年12月初,亞馬遜推出新概念店“Amazon Go”,通過AI、深度學習等高科技,讓消費者只需要拿著商品直接出門就好。這一概念的提出,零售行業眾說紛紜,有因為新穎便捷不用排隊結賬叫好的,也有因為不看好現在智能技術水平而唱衰的。不管如何,當下正處“AI潮”,傳統企業也有想藉助新技術來重構傳統行業,嘗試做行業裡的“先驅”。 新零售時代與人工智能浪潮下,在被業內視之為未來風口之一的“便利店”面前,他終究還是沒能擋住風口的誘惑!

▌辭去估值過億的愛拼機,創立自己的拼便宜 馬雲公開提出“新零售”後,業內人士就開始對此進行解讀。曾任愛拼機聯合創始人的徐意說:“新零售應該是利用互聯網最核心的連接功能,加速傳統零售行業中比較低下的環節,更高效地與供應鏈的連接,倉儲的連接,用戶端的連接;並且把各個環節的連接數據沉澱下來,然後做優化、提升自己連接效率的一個方式。” 他向億歐介紹,在航空共享出行平台愛拼機完成B輪融資,估值過億後,他選擇了退出。一方面因為看中了新的市場,在零售快消品領域中,市場足夠大,並且尚未出現巨頭;另一方面,作為90後的創業者,他想有個突破,在新的領域開拓屬於自己的疆土。 在徐意看來,便利店將是一個萬億市場,他的切入方式與傳統開設門店不一樣,希望從供應鏈介入進去,通過算法建立一個便利店智能化的採購平台,從而優化便利店的庫存擠壓、採購成本高昂、商品過期耗損等問題,給線下店提供發展空間。 他舉了個案例,來說明可以通過智能優化等技術降低10%-30%的採購成本:他先統計了便利店裡一瓶冰紅茶的拿貨價,然後通過自己的資源,尋找到經銷商,用了一天時間配送到門店,最終,原本2.2元一瓶的冰紅茶可以用1.5-2元的價格拿到。其中的邏輯是,整合小門店和供應商,利用算法定位哪個門店哪個品種賣得好,哪個供應商的哪個品種庫存滯銷,進而進行精準匹配,提高采購效率。 於是,在今年3月份,他創立了“拼便宜”。

▌在B端做好智能匹配和零售供應鏈 “截至目前,我們三個同事已經談好了50家供應商和300家門店,預計在今年年底覆蓋杭州地區800家供應商和3000家門店,月交易額做到千萬元以上。”他告訴億歐,“據我們調查研究,杭州本地有4-5萬家門店,5000家供應商,我們不僅對市場有信心,而且對團隊也有信心。” 徐意認為制約非品牌便利店發展的因素有兩點:①採購成本。傳統便利店採購量偏少,面對層層經銷商時議價能力偏弱,成本過高;②缺少統一化的管理,對於顧客的後續服務較為缺乏。 他表示,每個便利店單品SKU大概一千到兩千種,很難用人腦去計算,然而,這完全可以通過算法來解決。通過基於採購數據,銷售數據,幫助店主分析應該如何採購,應該在什麼時候採購,應該在哪裡採購等等,使小店主在面對供應問題時更加智能,更加便宜,更加高效。 在供應鏈方面,選擇在華東地區的原因是,他們的渠道合夥人在華東地區有一定的資源整合能力,基本上可以覆蓋到華東地區百分之七八十供應鏈資源。另外,在物流方面,他表示,隨著社會化的普及和推廣,可利用的資源越來越多,沒必要自建物流和倉儲中心。他將利用社會化的資源服務,後期貨物配送還將選擇跟第三方合作以及眾包的形式完成。

▌後記 據中國連鎖經營協會2016年的統計結果顯示,2015年的中國便利店增長率超過20%的城市佔所調查城市總數的47.50%,品牌已達到262個,仍然保持較高的發展速度。統計數據表明,2016年中國便利店市場規模可能達到創紀錄的1000億元,但更振奮人心的數字也許還沒到來:在日本,便利店和超市的市場份額比例約為54%:46%,中國這一比例目前大致是8%:92%。 市場足夠大的前提下,要保證自己的盈利能力。徐意介紹,目前拼便宜採用兩種盈利方式:①供應商與門店間的服務費;②基於供應端的庫存壓力,做廣告推送。另外,拼便宜的產品框架基本成型,徐意也接到了三家天使輪的TS。在融資方面,他表示,資金和資源同樣重要。

SOURCE: 思路網

#AI

2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