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故事]韓國歐巴李勇喜在阿里巴巴全球 B to B 平台的翻轉人生



他們來自不同的國家,有著不同的經歷和人生際遇;他們有的步出校園未幾,有的已經人到中年,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 - 阿里巴巴國際站(Alibaba.com)海外供應商付費會員GGS (Global Gold Supplier)。

3月初,20多位會員受邀來到阿里巴巴杭州總部,參加由阿里巴巴國際站為優質海外供應商舉辦的“尋夢之旅”培訓課程。

這些小企業主,多是平凡的小人物,有著各自人生的起伏和掙扎。但通過阿里巴巴提供的電商平台,他們的人生和生活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他們的故事,正體現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所倡導的普惠全球化之精神:讓世界各地佔80%的中小企業主,年輕人,婦女能夠參與到全球化的貿易中,能夠享受到全球化所帶來的好處。而這個好處,並不僅僅是由此帶來的財富。

時隔七年,李勇喜沒有料到他的那家淘寶小店還會在中國的互聯網上留有痕跡。

“店鋪中的物品不是很多,但是卻很精緻,哪一款寶貝都讓我喜歡不已。早就喜歡韓國的化妝品,當我在論壇知道這是地地道道的韓國人開的網店時,我所有的目光都聚在這裡“,這是一位名叫江楠的顧客2011年發表在淘寶論壇上的帖子,當時李勇喜的店鋪”一天一美“還是淘寶上第一家由韓國人運營的美妝店。

今年39歲的李勇喜長著典型的圓臉憨厚模樣,和人交流時總是帶著笑容。他與中國電商平台的故事始於淘寶代購,當時他的人生正處於最低谷,是淘寶讓他走出了精神和財務的困境;後來他又轉戰阿里巴巴跨境B2B平台Alibaba.com,翻開了新的章節第一次受邀到杭州阿里巴巴總部來培訓,他意外地在中文網絡上發現了那篇中國顧客多年前留下的帖子。


入選“尋夢之旅”的海外供應商在太極禪院參觀體驗

“做夢也沒想到能走進阿里巴巴的總部,”李勇喜用手比劃著解釋,“做夢也沒想到還能看到我淘寶店的名字。又高興,又想到那時經歷的酸甜苦辣,我真的......謝謝他們記得“。

萬念俱灰之時遇見淘寶

李勇喜的貿易公司YD international,連他在內只有5個員工,年出口額常年在百萬美元以上。為求高效,他不用助理或幫手,一部手機上,微信,Skype,kakaotalk,WhatsApp等社交軟件輪番上陣,親自與十幾個國家的客戶洽談。這次到中國學習之後,他還要順路跑趟浙江寧海約見合作夥伴。


YD國際獲得韓國國際貿易協會為優質中小企業頒發的獎項

很少有人知道,今天生意做得順風順水的李勇喜,創業之路充滿波折和艱辛。

2005年,宋慧喬主演的韓劇“浪漫滿屋”在中國熱播時,仁川大學服裝設計系學生李勇喜來到北京服裝學院交換一學期,畢業後留在中國,在天津一家生產工作服裝的企業找到了一份業務拓展的工作。“我剛上班,經驗不足,但我非常努力,也有運氣”,李勇喜自豪地回憶,在天津的一年裡,憑著嘴甜勤快,他拿下了某交通部門一筆包含2萬件工作服的大單。

第一份全職工作攢下的積蓄,李勇喜一文錢也沒捨得花,他打算作為創業的資金,在中國歷練一段時間後回韓國做生意。可是一年過後,他的家庭突然遭遇變故,不得。不趕回韓國去李勇喜不願回顧細節他說:“情況不好了,家沒有了,所以我把所有錢都給了爸爸媽媽”。

再回到中國找工作時,創業計劃破滅的李勇喜苦悶極了。他租住在天津一個廉價的旅館,偶然遇到了一個在非洲加納生活過的韓國老鄉,在這個人的介紹下,李勇喜突然對非洲好奇起來,“非洲很多方面基礎都很薄弱,那麼豈不是有很多做生意的機會?”他湊夠了去非洲一趟短途旅遊的錢,到了加納後,越發確認了先前的想法,於是延長簽證,在當地搞了一家旅行社。

誰知屋漏偏逢連夜雨,生意剛剛步入正軌,2007年12月31日凌晨1點,李勇喜在街頭被一輛飛馳的汽車撞得頭破血流,兩條腿全部骨折。

一個月內接受了兩次手術的李勇喜幾乎萬念俱灰。他拖著傷腿輾轉回到家鄉時,所有積蓄都見了底。“我找不到工作,也不能跟爸爸媽媽要錢,”他說“別人看見我的樣子,都露出看殘疾人那樣可憐的神情。”

困頓之際,李勇喜想到了中國的淘寶。韓國的造星工業正在開足馬力向亞洲輸送勁歌熱舞和俊男美女,“韓版”服飾和化妝品在中國格外暢銷。李勇喜用護照申請淘寶賣家賬戶,請自己在丹東的中國朋友做擔保。由於完全不懂電商規則,他幾乎是跌跌撞撞拉扯著自己開起了韓妝小店“一天一美”。

啟動資金得來不易。李勇喜獨自瘸著腿四處奔波,申請到了首爾市政府支持20歲至30歲青年創業的補貼,折合人民幣約6000元。在首爾一處公用的辦公大開間租下一張小小的辦公桌,每月租金1000元,再加上一台電腦,這是他能投資的全部家當。開店的日子雖然清苦,但李勇喜一點也不著急。“一天一美”暗合了他幾經事故後的感悟:“那次在非洲差點死了以後,我的想法發生了180度的轉變以前我的目標是賺錢,要做富裕的人,事故以後,我覺得必須感謝每天發生的一切,現在覺得每天幸福才最重要。“

2009年,淘寶快速躍升為中國最大的線上綜合零售賣場。儘管競爭激烈,“一天一美”還是斬獲了一席之地。韓流正勁之時,不知名的小牌韓妝在淘寶上同樣暢銷李勇喜。把自己的照片,身份證和去韓國化妝品店採購的照片粘貼到店鋪主頁上,從韓國用最便宜的平郵包裹直郵商品。“客人看到是韓國人在賣東西,收到帶有韓國郵戳的包裹,心裡都很高興,我生意越來越好,“他說。

不到12個月,“一天一美”就成為皇冠賣家。為了縮短運輸時間,李勇喜在丹東設立了一個辦公室,請兩位中國的朝鮮族朋友幫忙,把採買來的貨物批量寄到丹東後,再用順豐快遞發給消費者。

“佛系”中年的韓妝生意經

生意做大後,煩惱隨之而來,“我感覺是在摸黑走,有的時候會被困住”,他說。成批量的貨物不時會被海關扣下或在運輸途中丟失,有時仔細包裝好的箱子遇到暴力運輸,開箱時玻璃瓶已被摔得七零八落。幾次錢貨兩空的遭遇下來,李勇喜感受到了外國人做代購的不穩定因素。

與此同時,一些其他的淘寶店運營者先後與他聯繫,詢問是否能通過他從韓國批發化妝品。一個偶然的機會,李勇喜在淘寶網頁面下方看到了阿里巴巴集團其他業務的簡介,其中就有做國際B2B貿易的Alibaba.com他打了個響指:“這就是我想要的。”

關停了運營兩年的淘寶店,對外貿一竅不通的李勇喜再次像當時做淘寶一樣註冊了Alibaba.com,花幾天時間研究完網站規則後,就利用提供給所有用戶的50個免費的上架商品名額掛出了一些化妝品。

可是這回運氣沒有那麼好。整整四個月下來,李勇喜的賬號無人問津。

“那時阿里巴巴還沒那麼出名,”他回憶,“但現在在韓國做美妝產品出口的人都知道電商,例如韓國的EC21,印度的貿易印度,但阿里巴巴是用的人最多的平台。“

四個月後,李勇喜的郵箱裡突然出現了一封來自香港的詢盤郵件,對方想向他購買韓國上市不久的Holika Holika牌化妝品。李勇喜脖子一梗:“你先下單,付全款,我給你開收據,然後再發貨“。


整裝待發的商品

這不符合通常做外貿先付部分訂金再安排發貨結款的規矩,但幾番溝通下來,對方還是匯來了1萬美元的貨款。李勇喜用這筆錢買了對方需要的貨,再學著聯繫審計,清關和物流等,“我之前完全不懂,原來做B2B中間要涉及這麼多程序,”最終這批化妝品如約送到香港,摸過外貿鏈的YD International從此正正式起步,訂單漸漸多了起來,現在每天至少能接到20個詢盤。

據韓國政府公佈的數據,2012年到2016年間,韓國美妝產品出口額增長了3.5倍,通過電商途徑增加的出口額為5158倍.Alibaba.com方面提供的數據顯示,美妝產品,尤其是美妝工具和基礎護膚甚至跑贏了韓國的消費電子產品,在韓國商家處理的詢盤中獨占鰲頭。

如今,下巴上留著胡茬的韓國大叔對化妝品如數家珍,例如在各個市場都暢銷的謎尚BB霜“,亞洲人比較愛買21號和23號,中東27號,30號更暢銷,那裡的人們更喜歡偏古銅色的皮膚“。

原本中國大陸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兩大主要的韓妝出口地,但隨著中國居民出境旅遊和進口消費的增加,韓妝的明星光環逐漸減少,消費者和經銷商都懂得與韓國本土上架商品比價挑選,競爭也越發激烈,出口增長開始遇到瓶頸;到了2015年前後,受到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爆發和一系列地緣政治事件的影響,李勇喜的訂單量迅速下滑,這讓他意識到需要開闢新的市場。

為了滿足中東市場對韓妝的好奇心,李勇喜的生意正在逐漸向生產端推移。他發現,一些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聯酋的穆斯林消費者也看韓劇,追韓星,但出於對成分的顧慮而不願使用韓國化妝品。因此,李勇喜利用做外貿賺來的資金註冊了一個自有品牌,並通過了清真認證,銷往中東。

在業務最艱難的這一年裡,規模迷你的YD International仍然憑藉177萬美元的銷售額獲得了韓國國際貿易協會頒發的100萬美元出口獎。現在除主營業務外,來自中國的新鮮玩意兒也被他通過Alibaba.com賣到韓國2016年9月韓國慶州的地震過後,李勇喜店裡的中國產強光手電迅速走俏了一把。


李勇喜(左二)在杭州學習

創業初期“斷糧”的幾個月,為了省錢,每餐幾乎完全靠最便宜的炸醬麵就一碟小菜度日,一天伙食開銷不超過人民幣15塊錢,這是李勇喜回想起來最難的日子,但看到消費者寫下的對“一天一美”的回憶,韓國大叔笑得眼睛瞇成了縫:“很感激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賺錢,但是賺不到錢,不願意賺錢的時候,錢卻跟著我來了“。

李勇喜在阿里國際的線上店舖 https://kr1053306926.trustpass.alibaba.com/


#電商故事

25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