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物流]從撿破爛到億萬富翁,這個快遞人的故事比電視劇還勵志



安徽亳州,一座佔地面積158畝的“圓通速遞皖北區域現代產業園”正拔地而起。圓通速遞在這座產業園上投入了上億元,46歲的曹玉根是負責人。誰會相信,13年前,這位靠快遞起家的大老闆,還在深圳踩著三輪車靠收破爛為生。


圓通速遞皖北區域現代產業園

走街串巷

2004年,深圳城郊的一間危房,是32歲的曹玉根在這座城市的第一處落腳點,房主早已搬走,四周滿是荒草,房間逼仄還沒有窗,整日散發著難聞的霉味。

曹玉根農民出身,沒什麼文化,體力也拼不過年輕人,所以找不到什麼正經工作。一年後,當兜里只剩下最後一千塊錢時,曹玉根決定放下身段去收破爛,他花700元買了輛三輪車,又花300元裝上燒油的馬達,然後就身無分文了。

每天清晨5點,曹玉根就騎著三輪車出門,穿梭在弓村的大街小巷,拿著擴音喇叭挨家挨戶收破爛。三餐不定,泡麵都是奢侈品。起早貪黑,日曬雨淋,換來的是每天100元到200元不等的收入。

每次和遠在亳州的妻女通電話,曹玉根只說自己在打工,過得挺好,對收破爛的苦日子隻字不提。但他始終相信,收破爛只是命運給他的考驗,而不是最終的結局。

敗走江湖

從小到大,曹玉根性子孤僻,不愛跟陌生人搭話,但生活卻逼著他轉了性。

收破爛的營生,既要會搭訕技巧,也要懂察言觀色,一筆生意做完,還得主動給人留下聯繫方式,懇請人家繼續光顧,就這樣,日復一日跟陌生人打交道,曹玉根漸漸變得會說話了。

針對不同客戶,曹玉根摸索出了不同的經驗——比如遇上賣紙箱紙簍的商場客戶,他每次收完廢品,都會主動把人家的場地打掃乾淨,​​現在回想起來,他覺得這就是服務意識。

成為弓村廢品界的“黑馬”後,曹玉根把目光轉向了四周林立的電子廠,電子廢品利潤更高,可沒想到收廢品的也有江湖,底層競爭者的對抗方式粗暴酷烈,曹玉根幾乎是被打出了那一塊片區。


曹玉根(右)在夜市擺攤炸爆米花

之後,曹玉根去夜市擺過攤,炸過爆米花,一晚上掙幾十塊錢,一連乾了三個月。至今,他的辦公桌上還放著一台炸爆米花機的模型。

第一桶金

一次老鄉聚會,讓曹玉根見識到了一款造型別緻的攝像頭,在得知國內還沒有同類產品後,他覺得機會來了。

曹玉根勾勒出一張草圖,然後花錢找來設計師,在這個基礎上重新設計,又找模具廠打出了十幾個攝像頭外殼樣品,然後揣著樣品逐個拜訪攝像頭工廠。

被保安趕過,也被產品經理數落過,一家家閉門羹吃下來,曹玉根卻絲毫不覺氣餒,他堅持跑客戶​​,留名片,留樣品。

一次,曹玉根找到深圳一家知名攝像頭生產廠家,拿出樣品遊說對方,“你們的攝像頭裝上我的外殼,能往高端市場走,每個可以提高定價50到70元。”

接待經理沒有草草應付,而是把曹玉根的外殼裝上攝像頭,拍照發送到大客戶群,問對方是否接受。出乎意料,客戶一致好評,反響強烈。

一萬組攝像頭外殼的訂單,差點把曹玉根砸暈,他找到工廠批量生產,隨著這款攝像頭熱銷,後面又有不少小廠家陸續找上曹玉根,小到幾百組,大到幾千組,絡繹不絕的訂單,讓曹玉根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60多萬元現金。

金融危機

就跟收廢品一樣,曹玉根很快又不知足了,他決定自己建廠,把所有錢砸進生產線,一度招了一百多名工人,可就在事業蒸蒸日上的時候,命運又跟他開了個玩笑——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國內外訂單量暴跌,苦撐兩年後,曹玉根再次一貧如洗。

2010年10月,曹玉根的一名親屬開車來到深圳,要帶他回家。

親戚剛到門口,鄰居看到曹玉根的三輪車沒鎖,大聲提醒,“老曹,把車鎖好了,別讓人推走了。”

曹玉根嚇了一跳,生怕親戚看到三輪車,會聯想到自己在收廢品,“不全是為了面子,我一個人過得苦沒關係,我是怕家人知道我過的苦。”

其實,曹玉根的這個親戚也在為事業不順煩心,他在2008年買下亳州市圓通速遞的代理權,但由於經營不善,圓通在亳州快遞業排名倒數,業務員只剩七八個,日進出港件才幾十票,有時甚至一天收不到一個件,快遞員拿著1200元的工資,人心渙散。

回到亳州,曹玉根決定,從親戚手裡接過亳州圓通。

破釜沉舟

新手上路,人手不足,快遞延誤遺失引發的投訴,每天搞得曹玉根焦頭爛額,有時深夜還會接到電話,被暴怒不已的客戶痛罵要搞死他們。

第一個月下來,曹玉根成了圓通皖北地區被罰款最多的網點負責人,不僅沒賺到錢,身邊能用的七八個老員工也走得差不多了。

月度總結大會,曹玉根走上台,對著皖北地區其他網點負責人說,“如果下個月我再乾不好,整個公司送給別人。”這番話,引發了全場哄笑。

憋著一股氣回到網點,曹玉根立即著手改革,他重新招了十幾個人,拋棄傳統的固定工資制度,改成“底薪+提成”,讓出大量的利潤給業務員。

比如,原本一件快遞,網點賺3快,現在他讓業務員賺2快,網點賺1塊,鼓勵業務員只要能把件收上來就行。

曹玉根還放開了業務員收件時的定價權限,當時快遞費還沒有統一定價,他就讓業務員在6毛的浮動範圍自主定價,業務員也有了更多跟客戶交流的空間。

在這個獎勵制度下,幹得最好的快遞小哥當月收入就到了6000多元。

身先士卒

曹玉根自己也沒閒著,他走上一線,帶頭把所有環節跑了一遍。


曹玉根到一線跟員工一起裝車

“先從裝車開始,我一個人裝完一車貨,才真正理解到裝車師傅的不容易。”亳州以中草藥之都聞名,收上來的快遞多是寄往全國各地的草藥,一袋幾十公斤,臟不說還散發著異味,當時亳州網點連最基本的上車跑坡機也沒有,搬貨上車,全靠人扛。


一車貨裝完,已經大汗淋漓

“我們網點離安徽分撥中心最遠,有240公里。如果不能在車抵達後的3小時內裝卸完,一定會延誤發貨。”所以,每次看到分撥公司的車一到,老闆沖在最前頭扛上扛下,其他員工也被感染了,後來甚至連客服的姑娘們都衝上去幫忙。

到了送件環節,曹玉根會提前規劃好路線,提高派件的並單率,就連第一個電話打完後隔多久打第二個電話,他都找出規律總結下來。當日的異常件,送不掉的理由則拿筆記下來,回去把經驗分享給員工。

鹹魚翻身

圓通公司的核心營運管理系統叫金剛系統,曹玉根每天自學到凌晨2點,花了一個月摸透系統原理,“金剛系統非常強大,我把原理搞懂了,不僅可以了解快遞,最重要的是可以從系統的數據裡看出網點的問題,積極改進並做好管理。”。


工作中的曹玉根(中)

比如,通過系統查閱一天進出港件,一天發下去1000張面單,系統顯示只收回800多張結帳聯,而結帳聯是快遞公司收錢的憑證,遺失一百多張就意味著損失了近兩千元。

“我們是剛起步的小網點,任何損失的利潤都要找回來。”曹玉根驚訝的發現,網點大廳的地上,甚至廁所間裡,頻頻出現遺失的結賬聯。

光獎不行還得罰,曹玉根當即定下規矩,每天每個攬件員領到的面單號都是聯號的,攬件員必須自己先預付這些號段面單的錢,收回所有的結賬聯後報銷,遺失的結賬聯由攬件員自己買單。

短短兩三個月,曹玉根的改革使亳州圓通完成“逆襲”,第三個月就實現盈利幾萬塊,一年後全部還清負債。

下一個夢

幾年下來,亳州圓通員工從幾十人擴充到近二百人,場地從原來的100多平米擴建至5000平方米,並在2013年全部裝上自動化流水線,單日出港件達2000多票,實現66倍的增長,取得亳州市場佔有率第一。

八年打拼,曹玉根如今身家過億,榮獲過“安徽十大傑出經理人”、“十佳雙創領軍人物獎”、 “安徽十佳創業創新領軍人物”等獎項,亳州圓通更是連續五年被授予“守合同重信用單位”。


“我們都是農民出身,沒有學歷、沒有經過任何系統的培訓、教育,之前一無所有,但讓眾多人發財致富。這些都是圓通給的。”如今,曹玉根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圓通速遞皖北區域現代產業園”上,希望能打造出集電子商務、倉儲配送、培訓等一體化的電商全產業鏈綜合服務平台。曹玉根說,能有今天的事業,除了踏實和勤奮,他要感謝這個時代和飛速發展的快遞業,更感謝未來發展無可限量的圓通平台。


“快遞是一個平台,通過'快遞+'可以把任何一個行業都嫁接進來,未來我們的快遞小哥不單是送快遞的,他們會轉型成電商運營人員,幫助產業園裡的中小型企業孵化項目,共同成長。”

#圓通 #電商物流

12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