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和劉強東是怎樣理解“雙11”的?



馬雲取消了雙11結束時的例行總結性講話,但他沒有拒絕央視財經的採訪。或許是央視故意策劃的,在採訪了馬雲的同時,他們也採訪了劉強東。

我對比了一下央視對馬雲和劉強東的採訪,倆人基本都發揮穩定,基本上都談到了雙11、新零售、新的技術和對人工智能的看法。

不過,我們都知道,馬雲的很多談話總是會讓人莞爾一笑或嗤之一笑的,伴隨著一定程度的爭議。比如馬雲在接受采訪時說——

“其實雙11不是我們賺錢,雙11本身對於我們來講沒有什麼賺錢。”

“其實雙11把我們大家搞得很累,物流業也累、技術也累、帶寬也累、支付寶也累……”

“雙11晚會,我們在嘗試讓中國人不僅要看春晚,春晚80%、90%是國內優秀的文藝作品,我們讓中國人看全世界優秀的文化作品是怎麼樣的。我們希望作為這個公司,要對國家、社會、世界的擔當,這樣我們的年輕人才會幹事覺得有意義,那麼辛苦,我還能夠影響一點世界,否則每個人都忙著賺錢,就沒有意義了。”

“停了阿里,意味著停了三千多萬的就業。停了螞蟻,意味著一下子金融斷掉很多。停掉我們,很多小企業停一天,可能徹底麻煩大了。停其它的,都是有替代的,對於我們看來,我們沒有替代。這是一個責任,必須做這個,必須要有強大的技術來做支撐。”

尤其最後這段話,馬雲或許說了大實話,但估計馬化騰、劉強東們聽了會內心很酸爽吧。

有一句話叫“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下面就雙11、電商和零售、技術與人工智能等話題,馬雲和劉強東都是怎麼說的。

談雙11

馬雲說:

其實雙11不是我們賺錢,雙11本身對於我們來講沒有什麼賺錢,雙11希望給消費者帶來快樂、給商家帶來快樂,給我們帶來技術提升,給我們帶來組織人才的提升。所以我們每年雙11必須大量提升我們的技術,無論是物流技術、無論是我們支付的技術,無論是整個平台的技術,我們相信每一年雙11都是十年以後的平均量。

劉強東則說:

(今年雙11)兩個最核心關鍵詞,一個關鍵詞是全球好物節,現在可以說全世界知名品牌裡面,絕大多數的品牌已經跟京東進行了合作,有的給京東供貨,有的在這兒開店,所以呢我們現在中國人再不用像過去一樣,拉著大箱子在巴黎街頭,倫敦街頭去各個商店去逛去買東西去。這幾年隨著國家不斷降低關稅,特別是我們全球購推出以來,國家支持跨境電商,這個價格已經大幅降低。

第二個關鍵詞就叫科技雙十一,今年我們把所有的京東過去多少年積累的技術,全部應用在這次的雙十一上去,除了我們無人倉上線之外,無人機在6個省運行,我們在中國北京超過100所高校都用機器人進行送貨。同時呢,我們還把這個智能冰箱、智能音箱等等,包括我們無人商店,包括我們AR和VR,各種直播都會給我們這次雙十一帶來不一樣的感覺。

談新技術

馬雲說:

我們其實一直是科技主導的公司,從第一天起,阿里巴巴18個人裡面只有三個是工程師,而這三個工程師裡面,只有一個相對是計算機本科畢業的。我們深知道阿里巴巴發展過程中,沒有強大的技術支持,再好的商業理念,你也沒有辦法持久。

我們未來是要靠創新贏得市場,我們靠技術贏得利潤,你不能用錢砸開市場越來越大,更不能因為你規模很大,你去榨取利潤,而是因為你有優秀的技術,你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你解決別人解決不了的問題,如果我們想要利潤,我們必須投入技術。

過去十年,我們在技術上的投入、投資可能不亞於全世界任何一家高科技公司,2.5萬名工程師和科技人員在這個公司裡面做。

為什麼搞雙11?雙11最重要的一點是提升我們的技術力量,其實雙11把我們大家搞得很累,物流業也累、技術也累、帶寬也累、支付寶也累,但是沒有雙11,我們就不可能做到去年每一秒鐘12萬筆交易,今年我們每一秒鐘38萬筆交易。這種技術,當今世界沒有,因為沒有這樣的公司有過這樣的挑戰和經歷。

其實雙11不是我們賺錢,雙11本身對於我們來講沒有什麼賺錢,雙11希望給消費者帶來快樂、給商家帶來快樂,給我們帶來技術提升,給我們帶來組織人才的提升。所以我們每年雙11必須大量提升我們的技術,無論是物流技術、無論是我們支付的技術,無論是整個平台的技術,我們相信每一年雙11都是十年以後的平均量。

對於我們來講,阿里可能比其它所有的公司來得技術需求大一點,因為停了阿里,意味著停了三千多萬的就業。停了螞蟻,意味著一下子金融斷掉很多。停掉我們,很多小企業停一天,可能徹底麻煩大了。停其它的,都是有替代的,對於我們看來,我們沒有替代。這是一個責任,必須做這個,必須要有強大的技術來做支撐。

不得不感嘆,馬雲的思想已經不受萬有引力的束縛了,不管是不是世俗人眼中的“裝逼”,至少從境界上,馬雲已經站在了外星球上探討問題。

他還說:“今天我們得明白一點,只有別人好,我們才會好,只有商家好,我們才會好,消費者好,我們才好,技術也一樣,商家的技術很糟糕,在淘寶上開店的人技術很糟糕,他怎麼發展。我們要發展技術,讓他們也強大起來。”

劉強東則沒有直接談技術,他更接地氣或者說樸實,談了京東對無人車、無人機、無人倉、無人店等依託於人工智能的新技術、新產品的態度。

劉強東說:

在去年年會的時候我說,未來十年,京東公司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技術,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我想這家公司存在一天,我們都會把技術,把我們的研發投入放在我們的第一位。

我們抱著今天的優勢,我相信京東還可以活得很好,活個三年五年甚至八年都沒問題。但是如果我們對未來不進行技術儲備和投資的話,終究有一天我們自己會被技術淘汰,所以技術發展它不僅僅是我們自己一個公司的一個商業信仰。如果作為一個互聯網公司你沒有技術的基因,沒有技術的能力,沒有引領這個行業甚至全球這種技術能力的話,這家互聯網企業其實很難以長久的。

我們內部都有一些擔憂。第一這些技術到底將來行不行,比如說投入多少錢,幾十億花出去了,配送機器人一個包裹送不出去,變成一個擺設了;第二呢,如果它真正的是有一天能夠可以工作的時候,替代人了,我們員工怎麼辦?這是兩個困惑。

但是經過這幾年的探索,我們現在心裡面,第一,信念很堅定。這些技術絕對是很快地會應用到各行各業去,第二,這些技術不會帶來社會的巨大動盪,只會讓我們的工作變得更好,生活變得更好。

我們的無人倉已經上線了,我們在線下測試了兩三年,現在在上海已經建成了全球第一個100%無人的超大型倉庫。在24小時滿負荷運行情況下,我們可以實現幾十萬包裹的出庫。前段時間我們無人車、配送機器人有一個巨大的突破,就是已經跟全球幾大電梯廠達成了通運協議,也就意味著我們配送機器人將來可以自動去上電梯,可以告訴電梯它要上幾層,我們無人機在國內測試已經超過17萬個小時。

我相信未來幾年,我們在四川和陝西兩個省都會建成龐大的無人機網絡,這樣能夠把四川和陝西里面所有最好的農產品,讓它24小時之內可以到達我們北京人、上海人的餐桌上去,而且把過去傳統的物流成本降低50%到70%。這樣來才能夠真正對農村進行扶持和支持。

農民為什麼千百年來這麼貧窮,不是他東西不好,也不是我們城里人不喜歡,問題是你一旦從四川很偏遠的山溝裡運出來時候成本高到消費者消費不起,就物流成本太貴。那麼我們這技術其實不僅能對我們京東帶來巨大的價值,我相信為社會也創造巨大價值。

談人工智能

馬雲:

我覺得2017年不是中國電商在這兒(把人工智能應用到電商)的元年,2016年、2017年美國學界、社會對於人工智能有相當的理解、認識的元年。

其實阿里巴巴在2005年、2006年、2007年大規模使用機器智能,就是人工智能,我們現在稱之為“人工智能”,但是我們到今天認為是對機器智能的研究,因為沒有人工智能和機器智能,我們就不可能支付寶和螞蟻金服完成大量的所有安全、信用體系建設,壞人有多少啊,天天想辦法偷錢。

如果沒有人工智能,不可能看到我們現在整個網絡,淘寶、天貓對於假貨的打擊,知識產權的保護,這個是人工做不到的,一天十幾億件商品,你用人工看怎麼看得了,必須用機器去看。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阿里巴巴把數據、把技術提升,所以我們成立達摩院。

達摩院跟其它研究院的差別,我跟大家講,達摩院是解決機器如何去賦能人,機器如何讓人生活得越來越好,而不是把人越搞越糟糕。

所以達摩院的技術,第一是要做好幫助人類生活更加健康,生活更美好。另外一個,達摩院希望把人類所有的技術能夠普惠,比如你自己幹要一萬塊錢,我希望我能夠做到一塊錢,並且我賣給你一塊錢,我還能掙五毛錢,只有這樣激發所有人的創新,讓世界所有的技術能夠普惠。

劉強東:

這裡面呢可能會存在信息安全、信息保護的問題,這也期待著國家、政府層面可能相關層面進行立法,你比如刷臉支付,到底牽不牽到消費者隱私,這是個問題,要把它可能存在的各種正面的和負面的都想清楚。

但另外層面來講,我堅信人類的技術發展永遠最後結果都是積極的。我相信亞馬遜的庫存管理,貨物的調撥,全球物流的流動,背後也一定是基於人工智能技術,除了人工智能技術我想不到還有別的技術能夠解決這麼龐大而復雜的一個物流系統。

馬雲:我們不應該再去追逐風口,而是創造風口

除了上面的三個正面對比,其它的對話則無從比較了,只能把各自的觀點拋出來以饗讀者。馬雲談到風口時表示,像阿里巴巴這麼大的企業不應該再追風口,而是創造風口,他也給出了解決一些社會問題的大體思路。

馬雲:

我從來沒有想過流量入口,我覺得任何一個領域,任何一個列領域裡面都有可能變成流量,但是不要覺得有了一個流量入口,就覺得自己會成為世界的王者,就會成為第一。

未來各個行業的發展特別的快,但是我們希望對於我們這樣的公司來講,不應該再去追逐風口,我們應該創造風口,讓更多的企業享受這個風口,我們這麼大了,要去尋找風口,我們會累死的。

比方說我們在扶貧脫貧,用互聯網和電子商務在解決脫貧上面,我們如何建立一個東西,使得大家做這件事情很有意義,覺得賺錢了,既幫了別人,也自己挺好的。

另外一個,我們在環境污染,社會治理方面,我們怎麼把它做得更好,這裡面做環保,大家覺得沒錢,我們怎麼能夠讓做環保的人也能夠賺出錢來,別人賺錢了,我們才有機會賺錢,我們才有可能賺一點錢,別人都沒賺錢,別人都破產了,我們怎麼賺錢。

第三個,將來醫療健康這方面,包括大文娛,我們做的整個電影電視,每年要虧很多的,但是今天想這個問題,我們如何為十年以後打算,讓中國的老百姓除了吃進去的東西以外,看進去、聽進去的東西也同樣是品質的提升,享受的提升。

劉強東談電商和零售的未來

而央視對劉強東的採訪則有一半的時間是在談電商和零售。我們都知道,各家對新零售的叫法不一,但大體意思都是一致的,就是打通線上線下。馬雲叫它“新零售”,馬化騰叫它“智慧零售”,劉強東則叫它“無界零售”。

談到無界零售,劉強東說:

京東提出來叫無界零售,它已經超越了所謂的線上和線下的概念,一切回歸到原點,回歸到消費者為中心,我們深度思考、去觀察消費者,看看消費者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場景下,在什麼時間會有什麼樣的消費需求,我們如何對他進行滿足。

所以無界零售呢,是希望面對未來複雜、多變的場景化消費,而把後來的供應鏈一體化,品牌一體化,價格一體化,服務一體化。

我們賦能所有線下合作夥伴,只要願意的話,我們都可以提供一整套的這種技術的解決方案給他們,利用我們的這種數據和我們技術,能夠幫助這些線下的合作夥伴們,降低他們成本,提高運營效率。

談未來五年全球電商行業真正博弈和競爭,劉強東說:

看誰能夠真的把國際化做得更好一點。我們如何把京東的技術,用在歐美市場取得商業的成功,對我們都是一個考驗,也是一個機會。

談到京東最大的優勢時,劉強東忍不住扎了一下馬雲的心:

在中國國內最大的優勢就是消費者的信任。我們價格可能不是最低的,但是在同樣的價格之下,我們的質量是最好的,是最放心的,解除你很多的憂慮、購物的煩惱,購物應該是一個享受的過程,每個人賺錢了花點錢買東西,應該享受它,而不應該在過程中享受各種欺詐、假貨、各種困擾,花很多時間精力去鬥智斗勇。

#劉強東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