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校友]盤點真實的阿里系創業者:組團闖關,不忘天真



在中國的互聯網創業圈,阿里系創業者已經成為最引人矚目的一支力量。他們往往自帶“光環”,他們也會被人誤讀。

今年年初,初橙資本發布的2016阿里校友創業黃埔榜上,阿里校友創立公司有680家,據稱總估值高達1萬億。相比之下,根據元璟資本的統計,騰訊校友和百度校友創立公司分別為429家和321家。

到了今年7月,初橙資本這份阿里校友創業黃埔榜中,上榜公司數量已經增長到764家。其中,陳琪的美麗聯合集團、張良倫的貝貝網等公司,是估值10億美金以上的獨角獸,程維的滴滴出行估值更高達數百億美元。

在資本寒冬大背景下,這兩年初創公司獲得融資的數量大幅降低。不過,仍然有相當多的阿里校友創業公司拿到天使種子輪融資。而且,多家阿里系創業公司今年上半年在A輪、B輪及以上獲得數以千萬計,數以億計,乃至更多金額的融資,如滴滴、挖財、袋鼠雲、奇點雲、淘實惠、海拍客、荷馬金融、九曳供應鍊等;其中幾家還位於距離阿里總部僅兩三公里的夢想小鎮:小電科技、數瀾科技、雲犀直播、咔噠故事……

阿里校友中的明星創業者

2016年底的一天, “空格”創始人唐永波抽著煙,在夢想小鎮的一座橋上踱步,初橙資本創始人壽遠路過,正想上去安慰,卻被一句話噎了回來:“兄弟,我在憋一個大招。”


兩個月後,謎底揭曉。3月底,空格原創始團隊創立的新項目——小電科技宣布獲得由金沙江創投和王剛領投,德同資本、招銀國際、盈動資本跟投的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其中,盈動資本正是空格天使輪投資方,德同資本是其A輪投資方。

5月初,小電科技又宣布完成B輪3.5億元人民幣融資,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和高榕資本聯合領投,騰訊加持。由此,小電科技成為這個行業內第一個拿到B輪融資的公司,也是融資數量最多、最快的公司。


另一邊,8月4日,空格宣布將於月底全面關停。這個生活服務平台2015年7月上線,用戶可以在平台上購買或出售手工美食、手工定制等各類技能和服務。項目創立之初也受到資本熱捧,三個月內就拿到1億元A輪融資。

在阿里時,唐永波的花名叫“谷鬼”,負責過淘寶本地生活業務及淘寶農業特色中國業務等。他並不諱言空格遇到的問題,在今年6月一次公開演講中就提到,正是空格創業過程中的一次經歷讓團隊發現了共享充電寶對用戶的價值:“很多創業點子都是源於非常小的生活,由於創業過,我們不再一味地迅速進入市場,而是先做一些用戶的調研。”

無論最終成敗如何,這一次,這個幾乎全部由阿里人組成的創業團隊,踩准了時下最熱的風口,成為行業中的領跑者。用壽遠的話說,創業者需要做的,是根據市場和用戶的需求不斷轉型,即使遇到挫折也還可以換個賽道。

阿里巴巴集團2014年上市之後,一大波阿里人離職創業。唐永波堪稱這一波阿里系創業者的明星之一。

創業遠非兩三年之功。互聯網圈熟知的阿里系創業明星,更多是在前些年就開始了創業。

其中,滴滴出行今年4月底完成新一輪55億美元融資,據稱估值超過500億美元。滴滴出行創始人程維不僅有在支付寶任職的經歷,更在被稱為“中供鐵軍”的阿里巴巴B2B旗下的中國供應商業務打拼過。


同樣出自中供鐵軍的創業者,包括同程旅遊創始人吳志祥、運滿滿創始人張暉、音悅台創始人張斗、淘實惠創始人陳偉、六藝星空創始人周楷程等。

阿里校友創業有什麼特質?

在阿里校友所有創業項目中,to B端的企業服務占到兩成多,排名第一,其他領域包括電子商務、本地生活、互聯網金融等。對不少阿里系創業者來說,繼續服務商家,或許也是阿里基因的一種延續。

九曳供應鏈創始人張冰來自菜鳥網絡,他在阿里的花名就是“九曳”。其公司2014年11月創立,今年1月宣布完成B輪兩億元融資。他深知生鮮電商對冷鏈物流的需求,但很多中小商家卻很難被傳統冷鏈物流企業提供的服務滿足。


趙晨離開天貓國際之後,2015年創立了服務中小母嬰實體店的海拍客。去年年底,他宣布完成2500萬美元B輪融資。


甘雲鋒負責過阿里多個重要的數據產品,他在2016年6月創立數瀾科技,要幫助企業挖掘數據價值,其第一個客戶是万科。公司成立之初即獲得IDG資本牛奎光和阿里巴巴十八羅漢之一、湖畔山南總裁謝世煌的千萬級天使投資。半年多以後又拿到4500萬融資,洪泰基金領投,IDG資本、湖畔山南等跟投。


前阿里雲資深專家林晨曦共同創立的依圖科技今年5月宣布完成3.8億元C輪融資。據36氪報導,依圖的“蜻蜓眼”人像大平台服務上百個地市公安系統;招商銀行1500多個網點接入依圖系統, “刷臉取款”在國內銀行領域創下先河。

還有越來越多阿里校友投身於人工智能領域創業,如前阿里M實驗室負責人祝銘明的智能音箱品牌Rokid已經面市,在阿里從事數據研究的韋嘯和夥伴們創立了艾耕科技。


既然從阿里離職創業,選擇在杭州創立公司,可能是最天然不過的想法。元璟資本和初橙資本的數據均顯示,四成以上阿里系創業者選擇在杭州創業。

元璟資本聯合36氪創投助手8月初發布的《2016-2017杭州創業趨勢分析》顯示,在全國創業市場出現資本回調的大背景下,杭州表現依然活躍。2016年全年和2017年上半年,杭州人均創業密度不僅超過上海深圳,還一度超越北京,位列全國第一。


此外,2017年上半年,杭州集中在初創期的融資事件佔比40%,同期北京和上海分別為33%和24%,說明杭州初創市場熱度高於這兩座超級城市。


你或許能列出一大堆創業者聚集地的名字:中關村創業大街、上海張江、深圳灣創業廣場……以夢想小鎮為代表的杭州未來科技城,則成為杭州創業者的一大聚集地,周邊房價漲幅也超過杭州大盤。

創業這件事或許可以歸結為“找人、找錢和找方向”的循環,而在不少入駐夢想小鎮的創業者看來,公司在哪里辦公可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夢想小鎮提供了他們急需的“物資”。這裡距離阿里總部僅兩三公里,創業者和投資者云集,政府大力支持。初橙資本每月一次的創業論壇,都能吸引數百人乃至上千人參加。


當然,杭州的創業者不止聚集在未來科技城。文三路一帶,距離螞蟻金服不遠,曾經是淘寶、天貓總部,如今聚集著美麗聯合集團(原蘑菇街、美麗說)、挖財、有贊、樹熊網絡、51信用卡等公司。在九堡,服裝製造廠家扎堆,催生了網紅等產業,代表公司包括貝貝網,網紅孵化器緹蘇、如涵,以及一大波女裝網店。在網易和阿里巴巴濱江園區附近,則形成健康娛樂創業群,有丁香園、微醫(原掛號網)等公司。此外,還有匯集大數據、雲計算相關企業的人工智能小鎮。


這些創業公司的創始人或聯合創始人,有很多是阿里校友。但因為阿里生態,也吸引了一大波阿里校友之外的創業者。媒體人徐建軍就在未來科技城創立開始眾籌,還開起了賣黑科技產品的淘寶店“黑市”。

事實上,杭州也為這群創業者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民間智庫“智谷趨勢”最近發表了一個有意思的觀點,在超級城市發展路徑之外,杭州提供了一種新的發展思路:即以較小的體量,但強大的創新能力和創業氛圍,撬動和連接巨量資源,在科技新經濟的賽道超越上海。

不是只有阿里“光環”

“阿里光環”確實有很大好處,至少可以幫助阿里系創業者更容易拿到種子天使輪融資。但是,能否一路前行,不能只靠“阿里光環”。

明星公司出身的背景會給創業者帶來更多的“加成”。只不過,互聯網世界足夠理性,也足夠殘酷,過去積累下的人脈或許會是危機時的雪中送炭,卻絕無可能讓你循著錯誤的道路走向成功。

阿里巴巴B2B業務前CEO、嘉禦基金創始人衛哲在“2016初橙·互聯網創新創業大會”上甚至提醒,阿里系創業者可能會有三大致命傷:找人不注重“雜交”;不注重長線找錢;找方向的時候容易有大平台病。

“阿里系創業者在換方向的時候,最容易犯錯的卻是原來的優點:我們執行力太強了。”衛哲說,“做方向切換的時候,方向盤和剎車同時踩,這樣會翻車的。”

類似的致命傷,其實並不只是阿里系創業者所獨有。但無論如何,創業者們除了需要“組團”對接各種資源,也需要“組團”學習,包括在失敗中摸爬滾打,從坑底爬出來。初橙資本就為阿里系創業者組織了多次“創業三板斧”等活動,希望幫助創業者少走彎路。

創業路上會有人成功,會有人倒下,也會有人倒下之後繼續前行。創業,本來就是九死一生。

根據IT桔子數據,2016年上半年,包括紅杉資本、IDG資本、經緯中國、真格基金、險峰華興等在內,許多機構的投資次數與2015年同期相比出現腰斬式甚至斷崖式下跌。而截至2016年底,今日資本甚至將近一年沒有投資新的項目。

資本寒冬中,會有更多的創業者日子不好過。阿里校友的創業表現在寒冬中其實算不錯了,但也會有人倒下。例如,今年3月,做分時租賃的友友用車宣布停止運營。創始人李宇坦然面對媒體,反思失敗經歷。

很多阿里系創業者繼續活著,繼續打拼。投資過甘其食的暾瀾資本李甲虎也是阿里校友,他就公開透露, 自己投資的幾個項目,包括店+、寶貝走天下、匯享、火劇科技、爽到家、電商寶、壁虎車保,都活得不錯。

闖關“C輪死”魔咒的阿里系創業者也越來越多。有不少創業公司拿到天使輪、A輪和B輪融資後,很難再往前走。

例如,今年4月28日,錢志龍創立的愛財完成2.2億元人民幣C輪融資;5月15日,挖財獲得4200萬美元戰略投資。滴滴這樣的超級獨角獸自然不用說。

壽遠說,阿里系創業者其實都是在不確定中前行,但不少人意志堅定,願景清晰,這才是決定創業成敗最重要的特質之一,許多投資人正是看到了這種特質而決定參投,而非僅僅是因為一個“阿里巴巴”的光環。

創業是為了什麼?

一次在阿里總部舉行的阿里校友大會上,WeX微匯金融創始人何俊講了一個故事。2014年12月,他們的一個票據商合作夥伴出現壞賬,他們做出了一個艱難決定:兜底。“出事的那個晚上,大家都想跪了,一個創業公司拿5千萬出來兜底的那種感覺!”

一年內,他們還掉了這5000萬,團隊沒有散掉。“因為我們是一個不忘初心的團隊,要做一家更有價值的公司,而不是純賺錢的公司。”回憶至此,何俊在數百位阿里校友,以及阿里合夥人戴珊的面前,已是泣不成聲。

創業的初心是什麼?這是很多阿里系創業者經常會問自己的一個問題。

創立挖財的李治國,說自己的初心很簡單,僅僅是想改變身邊人不會理財的狀況而已,從記賬做起,希望形成全民的理財觀念,靠著踐行這個使命走到了今天。


錢志龍是阿里的第75號員工,離職創業後,他也經歷過數次挫折,現在,他在消費金融領域找到突破口,也想在這個領域創造價值。

對很多阿里系創業者來說,成就他人可能是比賺錢更要緊的事情。咔噠故事創始人謝琳斐投身於兒童繪本內容的拓展,在這件聽起來不怎麼賺錢的事情上一干就是兩年多,這份對於學齡前教育的熱忱,也為她帶來元璟資本和華睿投資千萬級人民幣Pre-A融資。


在阿里生態圈,已經出現多家上市企業或正在排隊上市的企業,比如從事電商服務的寶尊電商。對創業的阿里校友們來說,賺錢,成為獨角獸,乃至上市,同樣也是重要的。

當然,更重要的是,壽遠說,阿里人創業最顯著的特徵是,他們有別人聽起來有些“天真”的使命和願景,“如果沒有這些,那就是做生意,而不是創業了。也正因為此,創業過程中的收穫,會比結果更為重要。”

#阿里生態系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