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鐘從巴黎到首爾揭秘淘寶模特拍攝基地背後的故事


為什麼淘寶詳情頁裡的淘女郎照片總是讓人眼前一亮?模特身後的ins風時尚背景可謂功不可沒,巴黎香榭麗舍街頭、首爾小清新咖啡店、京都居酒屋……難道拍這些照片,模特們還得專程去世界各地取景?

其實不然,這些照片事實上很多都是在淘寶攝影基地裡完成的,從巴黎到首爾,就是分分鐘的節奏!今天,小編就帶你走進杭州的一家淘寶模特攝影基地,走近創業者哈哈,揭秘淘寶寶貝圖片是如何煉成的!


兩年半前,在哈哈決定南下杭州創業之前,他只在這個城市待過三天,連西湖都沒來得及繞個遍。那時,正值哈哈本命年,36歲。

如今,商業顧問出身的他,幾乎每週都要往返於北京和杭州之間,而他投資近千萬元在錢塘江邊上開的淘寶模特攝影基地,佔據了他絕大多數的工作時間。

哈哈曾算過一筆賬,全國電商拍攝的年產值幾乎可以等同於同時段的國內電影市場,這個數字大概是兩三百億元。哈哈設想著,深耕這片市場,完善電商服務產業鏈。

“未來,我這裡可以為淘寶貨提供各種場景的照片,當然也可以作為一個休閒聚會場所、一個旅遊參觀地。”哈哈說,兩年來,他早已從自身改變中看到了更大的希望。


每週往返北京和杭州之間

高鐵彷彿是他的時光穿梭機

白色T卹、大褲衩、黑框眼鏡、大背頭……當哈哈背著雙肩包,穿行於一群忙碌到捨不得喝一口水的淘女郎,並不時用濃濃的北京腔和她們微笑著打招呼時,你根本無法想像出,兩年前,他還穿著正裝,坐在北京的寫字樓,給一群商業人士當顧問的情景。

“兩種完全不同的生活狀,連我自己都想像不出是怎麼適應下來的。”哈哈說,每次一個人坐近6個小時的高鐵,從北京到杭州或是杭州回北京的路上, “彷彿坐上了一輛時光穿梭機。”


到杭州開淘寶攝影基地,在哈哈看來,完全是機緣巧合。“大概在2015年五六月份的時候,我和幾個朋友聊天,說起在北京認識的一些模特、攝影師朋友紛紛到杭州來發展,引起了我很大的興趣。”哈哈說,他覺得這是一塊可以好好做的市場,“我當不了模特,自己拍的照片連老婆都嫌棄,但我可以做這個產業的服務平台,也就是我現在做的攝影基地。”

哈哈開始研究這個產業鏈:以一張賣給淘寶店家的照片為例,平均價格在300元左右。其中120元給淘女郎,100元給攝影師,攝影基地分25元,化妝、後期和搭配再分約50元。

“在整條服務鏈中,淘寶攝影基地因為投資大,所以風險也是最大的。但按照單價來說,也是收益最低的,所以,它是最難做的。”哈哈說,他喜歡做最困難的事,“因為越難做的事,才越容易成功。”


四五千平方米的攝影基地

不少爆款都出自這裡

淘寶為什麼需要攝影基地?哈哈回答這個問題時,狠狠吸了一口冰水,然後說出一個頗為專業的名詞:虛擬消費的快感。

他是這樣解釋的:“很多人上淘寶上買一件衣服,會聯想到一種特定的場景,而模特所處的環境正是將所需要想像的場景現實地呈現出來。買家雖不能像在商場拿到貨一樣體驗到觸感,但他們得到了虛擬的滿足感,從而促進購買欲。”


在哈哈看來,淘寶攝影基地的產生到快速發展不過最近五六年時間,它是淘寶服務產業鏈中自發形成的,是一種產品的升級。

“就像剛開始大多數模特以街拍為主,這其中會帶來很多不便。比如,換衣服不方便,光線不夠好,場景不夠多……往往一天下來,只能拍幾十件。而在攝影基地,工作效率大大提高,一天三四百件衣服,都是可以實現的。”哈哈說。

在哈哈的淘寶攝影基地裡,一些看似簡單普通的場景,其實內藏玄機。牆壁刷成灰色,為的是暗襯衣服的艷麗。黑色的樓梯配上紅色狂野的文字,為的是適應現在流行的歐美風,而純白色的拱門,在一天的幾個時段,會帶來不同的陰影,常常能拍出“小清新”的感覺。


四五千平方米的攝影基地,可以分出50多種不同的大場景,而每一種大場景又可以變換出十多個小場景,咖啡店、人行道、野外駕駛、橙色吉普車……哈哈說,淘寶店裡的不少爆款,都是出自他這裡。

“淘寶攝影基地註重更多地是接近自然。”哈哈說,又不同於婚紗攝影基地,那裡的照片拍出來的效果呈現的是人,“我們這裡照片所需要達到的最佳呈現效果,是模特身上的衣服。”


年銷售額達千萬元仍有擔憂

他期望基地和孩子一起成長

每年這個時候,是攝影基地最忙碌的時段:夏裝收尾,秋冬裝等待上新,後面還跟著一個“雙11”。哈哈說,最近一段時間,他的攝影基地平均一天要接三四百個人,每個團一般就一個模特,一個攝影師加一兩個助手,“拍期在半天左右,收費大約800元。”

如今,哈哈兩家攝影基地的年營業額就可以做到千萬元以上,但即便如此,他坦言,自己仍處於危機中,“光在杭州濱江區,類似的攝影基地就有9家,隔著我們1公里就有1家。”哈哈說,未來結合線上線下轉型,是他現在必須要考慮的問題。

哈哈強調,目前攝影基地還處於一個調整期。“杭州有幾萬人在為淘寶服務,模特、攝影師、修片人、助理等各種角色,電子商務發展迅速。”哈哈說,從剛開始整個城市只有三四家提供場景拍攝的工作室開始,淘寶攝影基地在這裡迅速崛起,並向全國蔓延。“未來,隨著電商的轉型,我也想把自己的基地打造成一個青年旅遊、聚會的消費活動場所,除了繼續接待淘寶的拍攝,還通過市場場景的變化,在線下吸引不一樣的消費群體。”

哈哈坦言,因為淘寶,他的人生軌跡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一周大概要在杭州待四五天,在北京的時間反而只有兩三天。”哈哈說。

對於他的淘寶攝影基地,哈哈其實還有另外一份寄寓。“我剛到杭州開攝影基地的時候,我的孩子剛出生不久。”哈哈說,“只有做了父親,才懂得更大的責任。” 同樣,對於自己的基地,他也希望能像自己的孩子一樣,逐漸成長。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