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故事]在非洲做生意是什麼體驗?電影《戰狼2》只講了冰山一角


《戰狼2》火了。截至8月11日零點,票房已突破40億,創下中國電影史上的最高票房紀錄。這部以非洲撤僑為背景的電影,讓人印象深刻的,不止是吳京孤膽救援的大場面,更有非洲的社會生態,以及災難面前各種小人物的形象。

電影中有這樣一個經典鏡頭。當主人公吳京表示,中國人不能坑中國人時,老戲骨于謙扮演的華裔商人“錢必達”竟然說自己不是中國人了。話音剛落,一群非洲叛軍便殺進了他的中國超市。仗著吳京的一番搏殺,“錢必達”登上了撤僑郵輪。因為只有中國國籍可以登船,上船前他又一再強調“我是中國人”,讓人哭笑不得。

那麼,在非洲打拼的中國商人,真的都像“錢必達”那樣唯利是圖、見風使舵嗎?還是像張翰演的富二代那樣,會為了保護中非員工,在危機時刻挺身而出?中國商人在非洲,又遭遇了哪些想像不到的磨難和困難?

記者專門採訪了幾位阿里巴巴國際站商家,他們都把生意做到了非洲,其中還有人在非洲一待就是好幾年。在他們的故事中,我們得以一窺中國商人在非洲的真實生活。

告訴你一個真實的非洲

亂,或許是許多沒去過非洲的中國人,對非洲最直接的想像。《戰狼2》中也充斥著瘟疫叛亂,天災人禍交替的場景。非洲真的如電影裡看到的那般混亂不堪嗎?


李東是大連德慧化工有限公司的一名骨幹外貿業務員。去年8月,為了拜訪公司在非洲的大客戶,他去尼日利亞待了11天。成行之前,家里人沒有一個贊成,李東好說歹說,他們才勉強同意。“要去拜訪的這些客戶,以前都來大連看過我們,打了十幾年交道,我們也該親自去看看,這樣才能更真實了解客戶需求。” 李東這樣說。

李東去的是奈及利亞南部最大港口城市拉各斯。這是一個相當於中國上海的經濟中心,不過,一下飛機,李東看到的機場、交通情況和街邊小店,比他想像中落後。當地街頭,有拿著AK47衝鋒槍的警察執勤。每天從酒店到客戶工廠,都有專車接送李東,而晚上,他基本待在酒店不出門。

“晚上基本沒什麼夜生活,一般都不出門。”Sandra在拉各斯的生活也是如此。Sandra是諸暨市飛亞紡織有限公司的業務經理,為了張羅家族企業在非洲的生意,她在2004年就去了拉各斯,斷斷續續一共待了三年。

像拉各斯這樣的港口大城市治安情況其實還好,而不少中國商人一般都會選擇中國城,或者治安較好的別墅區居住,裡院外院都有當地保安守著。

一般中國商人都會避開偏遠地區,不僅是因為路不好走,還因為害怕在衛生條件較差的地方染上瘧疾。Sandra回憶,有人去偏遠地區跑業務,不小心得了瘧疾,抽出來的血都是黑的,雖然最後治好了,但整個人變得很虛弱。

中國商家最怕的或許不是瘟疫,而是過節。當地節日一到,銀行就關門,存不了錢,只能守著一麻袋一麻袋的現金。一些歹徒知道中國人生意做得好,現金比較多,就選擇在大型節日打劫。商家們對此很無奈,但也只能自己多留個心眼,加強安保。

當然,非洲很大,一些國家的人均GDP其實比中國高,某地的糟糕治安更不能代表整個非洲。Sandra也說,非洲的治安要“看情況”。

Sandra眼中的非洲也絕不是疾病和動亂的代名詞。她記得,有一年春節,所有中國員工都回國了,只剩她一個中國人留守。一位非洲女員工特意搬來陪她過節,兩人相處默契,Sandra還嚐到了地道的非洲菜。還有一次,她和要好的非洲客戶一起去鄉下玩,路旁的矮樹、藍天和微風都與《戰狼2》中男女主角看到的非洲風景並無二致,這也是讓她覺得特別美好的時刻。

電商改變了中國商人的非洲生意

在非洲很多國家和地區,儘管基礎設施尚待完善,尚待發展,但已經有不少中國商人捕捉到了機會——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發展”也意味著巨大的空間。

Sandra發現,在非洲的幾年間,大城市裡除了可口可樂工廠和其他的飲用水廠,最常見到的大建築就只有花旗、渣打這種外資銀行的辦公樓,以及到處溜達的牛羊。可以說,非洲基本沒有什麼製造業,生活物資全靠進口,而這,也成了商機所在。

她說到,早在2003年公司就在奈及利亞設立了辦事處,但頻繁變動的海關政策,以及不太穩定的局勢,讓她頗為頭疼。

2011年,Sandra去非洲北部的一座城市待了一年。那時她已經有了女兒,心態也不像年輕時那樣灑脫,“我走的時候女兒還不會走路”。在她看來,非洲的條件比較艱苦,所以更適合剛畢業、單身、有衝勁的年輕人,特別是男生。“在非洲打拼的,基本都是男生。”

Sandra說,她的情況比較特殊,因為是家裡的生意,只能親自坐鎮。“我們經常開玩笑,說雖然你在非洲賺了錢,但只要人還在非洲一天,就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

2007年,Sandra家族的企業入駐阿里巴巴國際站Alibaba.com,越來越多線下客戶也轉移到了線上。“一開始只是拿它做廣告宣傳,慢慢地,我們發現,通過國際站同樣能打理生意,就撤掉了駐點,專心做電商。”Sandra說,前些年,很多非洲客戶下訂單之前會來中國考察,看到工廠之後才敢放心交易。但隨著他們對阿里巴巴平台的信任度越來越高,這兩年經過網上溝通就完成交易的客戶越來越多,電商基本上替代了線下駐點的作用。


2003年之前,宋淦金所在的湖州高睿經編實業有限公司,一直以內貿生意為主。但發現非洲市場的巨大商機後,宋淦金開始精耕阿里巴巴國際站。目前,他們公司九成以上蚊帳出口非洲,每年銷售額穩定在1-2億元左右。

宋淦金發現,這麼多年來打過交道的非洲買家分為兩種。一種較為傳統,他們大多定居在廣州或義烏,先在中國集中採購,再一個個集裝箱運回非洲。第二種非洲買家,人在當地,他們通過阿里巴巴國際站尋找中國供應商,這批人的規模日益壯大,訂單量也越來越多。

阿里巴巴國際站數據顯示,目前約有700萬非洲註冊用戶,2017年第一季度,註冊用戶同比增長31%,其中,奈及利亞尼、南非和埃及均有超過100萬註冊用戶。在阿里巴巴國際站上,假髮飾品、生活用品、消費電子、時鐘手錶、機械產品和美容護理產品等品類,都是非洲買家的最愛。

李東所在的大連德慧化工,也通過阿里巴巴國際站,將抗瘧疾藥原料、飲用水生產線賣到了非洲。“非洲很需要水和藥。”大連德慧化工總經理唐立斌說到。


李東說,去年的非洲行,首先拜訪的客戶便是當地一家藥商。“這位客戶我們合作了十多年,之前他從歐美進貨,價格非常高。與我們合作後,他們的成本降低了很多。”參觀廠房時,李東也是第一次親眼看到,自家賣出的抗瘧藥原材料被壓成片或裝進膠囊。之後,這些藥便會源源不斷地送往藥店和醫院。“看到瘧疾藥物成品的那一刻,我真的感覺這份工作值了!”李東說。

這裡有著巨大的空間

在非洲很多國家和地區,儘管基礎設施尚待完善,尚待發展,但已經有不少中國商人捕捉到了機會——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發展”也意味著巨大的空間。

在阿里巴巴的速賣通平台上Aliexpress.com,就有不少來自非洲的剁手黨。今年4月,速賣通數據顯示,世界範圍內,客單價最高,或者說單次出手最闊綽的國家,就來自非洲西南部的安哥拉。

曾經報導過一家名為Klimall的電商公司,由前華為員工楊濤創立,2014年7月上線,據稱短短一年就成為非洲第二大電商。

“非洲正在​​加速發展,非洲會成為亞洲之後全世界的增長引擎。“在最近的非洲之行中,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這樣告訴當地創業者。

#非洲電商 #阿里巴巴國際站 #阿里速賣通

4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