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鮮花]高圓圓入股的“花點時間”宣布B輪融資,從流量到存量的鮮花電商怎麼玩?



國民女星高圓圓入股的鮮花電商 ”花點時間http://www.reflower.com.cn “又拿融資了。

7月19日,鮮花電商花點時間宣布完成B輪融資,本輪融資由經緯創投、東方富海、前海母基金、清晗資本共同投資,老股東清流資本、梅花天使等跟投。

作為消費升級和“悅己經濟”的代表,鮮花電商的故事似乎要從兩年前說起。 2016年10月,曾任易到用車CMO的朱月怡決定開始創業,她帶著“提升幸福感”的初心,創立了主打訂閱式配送的鮮花電商“花點時間”。

隨著中產消費升級逐漸崛起。 “直播”、“網紅經濟”、“消費升級”等關鍵詞一夜成名,更為理性的中產階層成為主流。強調情感與精神消費的“悅己”經濟迅速走紅,“中國式她消費”甚至撐起了經濟增長的半邊天。

而主打“生活美學”的鮮花電商撞上了風口,花點時間、愛尚鮮花、宜花、flowerplus等典型代表已先後獲得多輪融資。從9.9元到999元,鮮花電商也正在經歷從“情懷賺流量”到“實力比存量”的過渡期。

與高圓圓一起創業的日子

“每週一花的小幸福,是花點時間最初那一朵簡單的夢想。用戶通過網絡下單預訂每週一花,不同主題的鮮花,在每週六如約送到用戶家裡,或者每週一送到辦公室。上線2年以來,累積超過500萬用戶,超過3億枝鮮花給用戶帶去幸福、驚喜,甚至力量和勇氣。”花點時間CEO朱月怡曾對媒體表示。

回首看,從2015年創業開始,花點時間在兩年時間先後獲得青山資本、梅花天使、清流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的青睞,國民女神高圓圓在互聯網領域的首次入股,還包括前易到創始人CEO、現順為資本投資合夥人周航的投資。這些鋪路人也將鮮花電商推到大眾視野,成為一個千億級別的“藍海”市場。

今年3月,高圓圓投資了花點時間,而且跟進了多輪融資中的兩輪。朱月怡將這位女神定義為用戶的代言人——堅強、獨立、愛自己的白領女性,並且第一時間推出明星定制款花束。

花點時間採用最典型的“每週一花”模式,在訂閱號中,用戶預定最少一個月的鮮花(99元/月起,每月4束),隨後將在每週一或週六收到不同的主題花束。目前鮮花產品的定價根據單品、混合、雙拼、PRO等規格,分為99元-468元/月不等,同時也會售賣花瓶、花剪、手賬等周邊產品,用戶則以一二線城市白領女性為主。

朱月怡給自己取名花怡太,並且將花點時間的一切總結為:“與其匆忙改變世界,不如溫暖少許心靈”。與其他鮮花平台類似,花點時間的頁面也往往由小清新的文字和唯美的圖片組成,除了服務號,朱月怡還專門開設了一個訂閱號“花點時間吧”,記錄鮮活有趣的生活。

如今,根據花點時間提供的數據顯示,花點時間營收規模過億、擁有超過500萬訂閱用戶、覆蓋全國近300座城市的鮮花電商平台,且平均复購率高達70%。

不做硬廣、不報融資額,立志低調的花點時間,還是被擁簇著推到了聚光燈前。在朱月怡眼中,她只是做了許多死磕自己的事情。 “比如,堅持未知驚喜;堅持52週每週不同;堅持每週一束主題花,每束花有自己的故事。我們跟自己說,雖然做的是花,可更是情緒產品,是姑娘們每週一次的小確幸。”

朱月怡還在現場分享了自己的創業原則和感悟——多做、少說,多關注用戶,少關注風口;如何尋找合夥人:找到那個願意為你露出後背的人;深耕兩個方向:往用戶心理做,做品牌;往產業鏈做,做空白。

3億枝鮮花背後,只講情懷遠遠不夠

作為消費升級和悅己經濟的代表,越來越多的人選擇用每週一花的小幸福來裝點自己的生活。與此相匹配的是,這些用戶對於鮮花質量要求也相對較高。然而因為花源產地多而雜、鮮花品質不一、運輸途中存在損耗等問題,導致各鮮花電商平台的鮮花質量參差不齊,成為消費者投訴一大焦點。

顯然,當用戶滿懷熱情地下單訂閱後,如果收到一份貌不驚人、甚至略有萎靡的花束後,多美好的情懷也會被現實擊碎。哪怕一個細小的瑕疵,也可能帶來用戶體驗的折扣。

訂閱式鮮花消費的創新之處在於,它能夠培養用戶日常鮮花消費習慣,提高C端复購率,並且通過數據收集能夠反饋到上游,從而在一定程度上解決行業的普遍問題。


在此次融資發布會上,朱月怡還介紹了最新推出的互聯網保險產品“鮮花保鮮險”。用戶在花點時間下單,花點時間自動為其投保。一旦出現了鮮花質量問題,用戶可以通過花點時間鮮花保鮮險直通按鈕,上傳圖片,經系統驗證後,用戶就可以獲得賠付。根據用戶投訴的產品質量問題類型和嚴重程度,花點時間劃分了三級投訴級別,按照單束花材金額進行梯次賠付。如問題花材佔比整束花材超40%,消費者可獲最高賠100%的賠付。

既要“顏值”又要“平價”,這給鮮花電商帶來的難題不小。能否掌握有競爭力的供應鍊和配送體系成為平台存活週期的命脈。 據朱月怡介紹,花點時間每一枝花的背後,都要經歷最好的供應商選擇、11次質檢、16道工序、幾千公里的恆溫輾轉。目前,花點時間擁有1.35萬平現代化鮮花加工廠,並且單平米生產效率是行業平均水平的4倍。同時,為了最大限度的保鮮,他們在1年里布局全國七個倉,每個倉覆蓋周邊的兩到三個省份。靠著“倉儲+落地配送”的方式,花點時間基本已經覆蓋全國將近300個城市。

而前兩天剛剛宣布完成上億元A+輪融資的“花+”,則採用的是雲南等鮮花原產地直送的方式。 “花+”團隊公開表示,融資資金將主要用於引進先進的花卉處理技術,聚焦供應鏈優勢;同時啟動全球化採購,引進稀有花卉品種,扶持本土鮮花產業,推進國內鮮花產業信息化發展。

由此可見,供應鏈對於鮮花電商的重要程度。

從9.9元到999元,“互聯網+鮮花”還能火多久

不同於以往,中產階級的崛起代表著強大的經濟能力和消費需求,未來市場潛力巨大。根據艾媒諮詢發布的《2017Q1中國鮮花電商市場研究報告》,中國國內鮮花電商在2016年的市場規模已達168.8億元,到2019年預計市場規模能突破600億元。 2014年-2015年,阿里零售平台上的鮮花、綠植、園藝品類的銷售額增長超過93%。鮮花產業的線上滲透率將逐步提高,催生鮮花消​​費的新市場。

根據2015年荷蘭花卉拍賣市場調研數據顯示,在歐美等發達國家,日常鮮花市場一般占到40%-60%的比例,遠遠高於目前中國5%的比例。消費習慣仍未成型,存在巨大的市場空間。

但是,“互聯網+鮮花”看似並不是一筆美好的生意。

同生鮮電商一樣屬於易腐品,卻有比它更加嚴苛的冷鏈要求,溫度要始終控制在2-8度;既要講小眾的情懷,又要符合大眾的審美;從整個供應鏈來看,上游龐大的花卉種植基地,下游零散碎片化的花店和顧客,或是中間損耗極大的物流配送,哪一塊都是硬骨頭,整合的難度顯而易見。

然而,這並不能阻擋鮮花電商加速賽跑的步伐。作為消費升級的垂直風口領域,鮮花電商已完成第一輪洗牌,並且成功由“小而美”蛻變成為億量級的重型企業,行業也處於從“情懷賺流量”到“實力比存量”的過渡期。

綜合來看,後端供應鏈與前端服務是製約行業發展的兩大重要原因,如何形成獨特的競爭優勢和鮮明的競爭力也是各選手未來比拼的重點。

#花點時間 #鮮花電商 #垂直電商 #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