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研究院]網商記 | 全球最大商幫發展之路



網商記:最大商幫進化論 SOURCE:阿里研究院

——網商發展研究報告系列回顧

2017年7月,全球矚目的天下網商大會即將在杭州盛大舉辦。 2017年,也是網商迎來全新技術和商業環境、電子商務持續深化發展的一年。為此,阿里研究院將通過對既往九份網商發展年度報告的梳理,全面解讀網商這一全球最大商幫“從哪裡來”。同時,後續我們也將發布關於網商“向哪裡去”、也即網商未來發展的十大預測。敬請關注!

之一:全球最大商幫發展之路

誰是今天全球最大商幫?猶太商人?浙商?晉商?

都不是。

近20年來借助互聯網實現了異軍突起的網商,才是今天這個星球上的最大商幫。過去10多年來,他們已經演繹出了一幕波瀾壯闊的商業傳奇。

網商的緣起

1999年前後,8848、攜程網、易趣網、噹噹網等一批電子商務網站先後創立,共同為網商群體營造了發展環境。同年,阿里巴巴正式創立,意味著推動網商發展的關鍵力量——電子商務平台正式誕生。以B2B領域為開端,中國網商發展開始走向第一波高潮。

2000年10月,阿里巴巴推出“中國供應商”服務以促進中國賣家的出口貿易。 2001年8月,阿里巴巴又為國際賣家推出國際站“誠信通”會員服務。 2002年3月,阿里巴巴中國站推出了“誠信通”會員計劃。這一服務的推出,有助於從事內貿的中國中小企業接觸和使用電子商務服務,有助於網絡誠信的發展。

2003年更是關鍵的一年。這一年先後出現了促進網商發展的三大事件。

2003年5月,個人網上交易平台淘寶網推出,網商發展迎來了在C2C領域的第二波發展高潮。 10月,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寶推出,成為了助推網商躍升的重要力量。 10月,阿里巴巴推出交流軟件工具“貿易通”,買方和賣方由此可以實時溝通,這一在今天看來也許不起眼的創新,實則是網商發展進程中的一個大事件,它極大地促進了網商之間的相互交流,而這種交流則是網商作為一個群體能夠湧現出來所必需的工具。

隨著當時各種因素的匯聚,“網商”概念的出現已經是呼之欲出。

2004年1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正式提出了“網商”概念,這一概念的提出,標誌著網商群體的發展由此開始進入社會主流視野。同年6月,第一屆網商大會在杭州成功舉辦。也是在這一年,第一份網商研究報告《2004​​網商衝擊波——中國網商研究報告》正式發布。

新環境呼喚新網商

那麼,2017年的網商又面臨著怎樣的發展環境?

剛剛過去的2016年,從多個方面來看,都稱得上是全球新經濟發展的關鍵一年,這一年為全球網商在2017年的新一輪大發展,創造出了全新的發展環境。比如:

l 從人口看,2016年前後全球網民已經超過了30億,這意味著全球約一半人口實現了向未來新大陸的遷移。

l 從技術看,以AI領銜的“雲大智物移”的新技術群落在2016年繼續高歌猛進,尤以AI的躍變令人最為印象深刻。

l 從資本市場看,2016年8月,五家互聯網科技公司,歷史性地佔據了美國股市的TOP5。

l 從組織方式看,阿里巴巴零售平台年成交額超過3萬億元,比肩零售巨頭沃爾瑪,平台模式、平台組織、平台經濟、平台治理都顯示出了相比於“公司”的更大活力。

l 從治理來看,eWTP寫入G20公報,顯示出全球經濟治理體係對新經濟、新治理做出了積極的回應。

面臨這一全新環境,網商群體將走出怎樣的未來之路?在回答“向哪裡去”的問題之前,不妨先回顧一下“從哪裡來”,也即過去10多年來網商是怎樣走過來的。為此,阿里研究院將通過對九份網商發展研究報告的梳理,對此進行全面回顧。

全景記錄:九份報告,九大主題

l 2004:網商衝擊波

網商是如何浮出水面的?

2003年,阿里巴巴佈局淘寶、eBay併購易趣、Yahoo與新浪合資成立一拍網、新浪收購云網、騰訊進軍電子商務、Amazon收購卓越……,電子商務發展全面加速。在這一環境下,繼網民時代和網友時代之後,“網商時代”開始成為互聯網世界新的主題。網商的來源有兩大途徑,一是傳統商人躍遷成為網商,二是網民/網友轉化成為網商。網商概念的提出,反映了互聯網世界主題的變遷,意味著互聯網應用主體及其需求發生了變化。阿里巴巴2004年6月12日舉辦的網商大會,則是中國網商群體第一次大規模浮出水面。

l 2004-2006:網商贏天下

快速成長和變化中的網商是怎樣的生存狀態?

研究發現,在當時:中小企業是網商群體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企業網商的規模在100人以下的佔了85%左右;企業中,專人負責、專設部門的情況開始出現,個人賣家中兼職也開始向全職轉型;電子商務人才在當時極為稀缺;網商區域集群現像比較突出,東部沿海地區的網商發展基礎相對較好,中部地區的湖北、湖南比安徽的網商數量高出不少;網商集群以電子商務平台為中心的情況非常突出,約40%的被訪網商經常在電子商務服務平台的論壇里活動;網商之間的生態化連接進一步加深,一部分網商開始形成產業鍊和利益共同體。

l 2007:網商崛起

快速發展的網商在規模和影響力上有什麼展現?

2007年是繼“浮現”和“生存”兩個階段之後,網商迅速崛起的一年,主流化態勢已經日益顯著。表現為四個方面:

數量和交易量迅速擴大。 2004 年以來,中國網商數量從400萬增長為超過3000萬。

網商的交易規模也有所提升。 2007 年上半年淘寶網總成交金額突破157億元,接近2006年全年成交額169億元。

主流化態勢顯著:從邊緣企業到主流企業,由沿海地區向內陸擴展,行業分佈由輕型化轉向輕重均衡。

多元化格局顯現。不同規模和實力的網商,需求和利益都出現了不一致的現象。

社會經濟影響力日益顯著。網商發展帶動了支付、物流等領域的創新發展。在促進就業、資源節約和幫助弱勢人群等方面創造的社會效益也日益顯著。截止2007年第一季度,淘寶網已經為社會直接創造了超過10 萬個就業崗位,間接拉動的就業機會更多。

l 2008:抱團行天下

面對國際金融危機的到來,網商的發展呈現出了什麼特點?

2008年的網商群體,一方面面臨著國際金融危機的不利影響,另一方面則迎來了網絡零售開始爆發的大好形勢。這一年裡,網商的生態化、抱團化,有了持續的深化,出現了大規模的商業生態現象,如:網商物種日益豐富;核心平台的開放全面加速;網商之間出現了知識分享、組織協作、資金聯保等方式的大規模協作;“網商服務網商”的網商自我服務體係也開始走向產業化……。這種大規模的生態化聯繫與深度協同,標誌著網商群體的生存基礎更加堅實,網商群體內外的價值循環更加合理。

l 2009:新商業文明浮現

從1999到2009,網商走過第一個十年,擁有了怎樣的整體樣貌?

2009年網商發展趨向社會化:電子商務覆蓋了越來越多的社會人群;網商工作、學習、生活、居住一體化的形態越來越顯著;網商社會影響力擴大也帶來了高度的社會認可。 2009年,網貨世界開始來臨。網貨是通過網絡渠道銷售的商品,互聯網對其生產方式、產品形態、價格構成、流通過程等屬性產生了重要影響。 2009年網規的發育也在加速。經過十年間的發展,網規的諸多特性已經越來越清晰。 “誠信、分享、責任”是網規的三大特徵。

網商、網貨、網規共同構成了一個生機勃勃的商業新世界,而從長時段的歷史眼光來看,2009年,一個新的商業文明也開始浮現:“開放、透明、分享、責任”是它的內核,“網商、網貨、網規”是它的支柱,“信息時代的商業文明”則是它的時空定位與演進方向。

l 2010:個性化裂變

在第二個十年的開始,網商又有哪些新趨勢?

在走過近20個省市、上門訪談了100餘家網商後,給我們這些研究人員印象最深的是:隨著消費結構的持續升級,隨著互聯網對消費模式的重塑,隨著80後、90後新人類日漸成為消費主力,2010年,個性化浪潮正在撲面而來!

面對海量個性化的消費需求,網商中敏銳的先行者積極探索,初步摸索出了一些行之有效的策略:以多樣的標準化商品滿足個性化需求;標準化商品與個性化服務相結合;商品模塊化與顧客自助服務相結合;根據個性化需求去量身定制等。

l 2011:跨越臨界點

一個快速接近萬億級的網絡零售市場,為網商發展帶來了哪些質變?

2010年,網商發展正在實現規模跨越,少數草根成長起來的網商,其銷售規模正在突破十億,網商自身的“企業家化”也比較突出。 2010年,網商發展還在更大範圍內帶動了全社會的發展。在沙集鎮、義烏青岩劉村、青川縣,農村電子商務快速發展,“農戶+公司+網絡”的模式正在擴散。網商與產業升級、中國智造、產業鏈整合、品牌化等中國經濟脈絡,也實現了更緊密的相連。個性化定制和柔性化生產開始成為一種較顯著的現象,組織和管理領域阿米巴模式、買手製等也得到了實踐。

萬億級的市場,既是網商和億萬消費者共同創造出來的,也是催化網商進一步質變的沃土。 2010,網商發展正在跨越臨界點,中國電子商務的發展開始進入沸騰時刻!

l 2012:小即是美

隨著競爭的加劇和消費者的劇變,更多網商如何脫穎而出?或者:什麼才是健康的電商生態體系?

網絡零售的火爆,吸引了越來越多的賣家加入平台。從網商來看,2012年的網商群體呈現了“新(新賣家多)、小(人員和經營規模小)、多(小網商數量多)、分化(過億的網商和大量小網商共存)”的特點,網商們如何打開自己的發展空間?從平台來看,平台如何真正做到“賦能”而非“控制”?

在電商平台和網商的協同互動中,代表性的電商平台,在這一年裡開始更自覺地把自己定位於幫助網商成長的新的商業基礎設施,將技術、工具和數據以公平的機會開放給網商,從而賦能於網商的能力提升,使得大多數的小網商、小企業能有公平的機會快速成長,實現更多人的就業和創業夢想。

由此,能否支撐更多網商實現對“小即是美”的追求,成為了電商平台發展的試金石之一。從整體來看,電商平台及其生態系統,在當時已經較完整地呈現出了“大平台+小前端+富生態”的格局,這對於有志於追求“小即是美”的網商來說,無疑是提供了良好的創新沃土。

l 2015:新生態·新網商·新價值

這一時段內的技術躍變,為網商發展帶來了哪些機遇與挑戰?

2015年前後,雲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物聯網開始疊加出現並得到了越來越廣泛的應用。能否成功駕馭新技術帶來的機遇和挑戰,成為了網商發展必須要面臨的全新門檻。

我們觀察到,一批“新網商”群體開始崛起,他們能夠有效運用各類電子商務工具,能夠越來越熟練地使用數據去開展營銷、設計產品,能夠實現社會網絡的協作,也能夠在內部管理上做出卓有成效的探索。簡而言之,“新網商”就是那些能夠率先適應DT時代的商業環境,能夠有效利用DT時代的工具並由此獲取競爭優勢的網商。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中國網絡購物交易額,大致相當於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10.7%,年度線上滲透率首次突破10%。這樣一個標誌性數字的達成,正是由於千萬網商10多年來的拼搏與進取。

網商群體求生存、求發展的意志是如此之強,以至於使得任何分析,都弱化了它們的解釋力。 40年前的鄉鎮企業,通過制度創新激發了生產力的極大釋放。 40年後的網商,則利用技術創新,探索著自身能力和價值的邊界。從田野到城市,從沿海到內地,一位位平凡無奇的社會成員,一家家徘徊於生存邊緣的中小企業,在過去10多年來共同書寫了自己作為“網商”的傳奇。

#阿里研究院 #網商發展 #網商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