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從共享單車到籃球和雨傘,外媒稱中國正在“過度共享”



據外媒報導,中國市場正出現過度共享的趨勢。首先,分享出行平台之間的激烈競爭迫使Uber離開了中國市場。隨後,共享單車服務的湧現導致城市街頭出現了大量閒置自行車。目前,中國創業公司正試圖共享雨傘、混凝土攪拌機和充電寶,甚至還有公司想要共享籃球。

隨著創業者和投資者的湧入,某些持懷疑態度的業內人士正在思考:中國市場是否正走到“共享的巔峰”?

來自北京的亞洲創新集團聯合創始人田行智表示:“毫無疑問,這中間存在泡沫。或許某些東西是有價值的,但你是否真的能共享一切?”

但類似徐敏的中國創業者認為,答案是肯定的。今年3月,這位來自嘉興的30歲連續創業者提出了共享籃球的概念。此前他聽到某些朋友抱怨稱,攜帶籃球出門很不方便。

4天之後,徐敏創立了“豬了個球”。該服務幫助用戶從球場旁訂製的自動化儲物櫃中租借籃球。如果希望租籃球,用戶可以用智能手機掃碼開鎖儲物櫃。

豬了個球的籃球租賃價格為每小時1元人民幣。用戶需要支付10元人民幣的押金。不過,如果在芝麻信用平台上的信用分較高,那麼也可以不必支付押金。

徐敏表示:“從長期來看,購買籃球可能比租賃更划算。但我們認為,中國用戶願意為了方便付一點錢。”

本月早些時候,豬了個球獲得了上海風投公司馬迪爾投資的140萬美元的資金。

中國共享經濟的爆發一方面是由於市場資金量巨大,另一方面也是由於好的創業理念的欠缺。根據畢馬威近期發布的報告,2016年,中國風投公司共投出了310億美元,同比增長近1/5,其中大部分流向了分享經濟公司。

上海創業加速器、共享辦公空間Xnode CEO周煒表示:“我們看到了大量資金在流動,但某些投資非常愚蠢。”

中國的共享經濟正逐漸演化成通過互聯網平台提供的租賃服務。 Airbnb和Uber提供了平台,將有需求的用戶與閒置資源連接在一起。與此不同的是,中國最新的共享經濟公司自己購買產品,隨後出租給用戶。

當然,這並不是說,在中國,共享是個糟糕的概念。滴滴出行目前是一家非上市公司,沒有公佈過財務業績,不過隨著投資者的湧入,該公司的估值正在快速上升。中國也有著共享經濟的基礎,例如龐大的人口基數、城市地區人口稠密,以及許多商品對普通人來說價格過高,租賃更合適。

科技行業研究公司Marbridge Consulting董事總經理馬克·納特金(Mark Natkin)表示:“在中國,平均收入依然很低,從很多方面來看,市場仍然對價格敏感。因此,如果技術能帶來幫助,那麼就會形成極具競爭力的商業模式。許多共享經濟或偽共享經濟公司都可以乾得不錯。”

中國的移動支付技術非常領先,這也讓共享經濟成為了可能。騰訊和螞蟻金服的移動支付系統無縫地整合了用戶的銀行帳號,用戶只需通過簡單的點擊和掃碼即可完成小額支付。

去年,共享經濟為中國帶來了5000億美元的交易額,預計到2020年將佔中國經濟產出的10%。

所有這一切推動了中國共享經濟的發展,但有些結果仍然令外部人士感到茫然不解,例如沈巍巍的共享雨傘服務。

沈巍巍承認,他的共享雨傘創業公司“魔力傘”可能很難實現盈利。魔力傘的雨傘租賃價格為每12小時1元人民幣,利潤率很低,而用戶有可能會偷走雨傘。

然而沈巍巍表示,他有信心讓其他人看到,共享雨傘服務能給公眾和環境帶來幫助。到目前為止,魔力傘已經與廣州和福州的地鐵公司達成協議,投放雨傘設備終端。他表示,最終目標是讓用戶在100米範圍內就可以找到這些設備終端。

沈巍巍表示:“所有人的家裡都有很多把傘,但在不需要的時候,我們從來都不會攜帶。如果我們成功,那麼用戶將不再需要購買雨傘。”

某些公司,例如上海的Duola,將混凝土攪拌機、司機和建築工地聯繫在一起。這些公司更小眾。其他公司則有著更廣泛的用戶。近幾個月,頂級風險投資人正在關注共享充電寶服務。根據IT桔子提供的數據,僅僅過去兩個月,中國三大共享充電寶公司,包括來電、小電和街電,就獲得了1.27億美元的投資。

許多人仍對此持懷疑態度。滴滴出行、ofo和小電的早期投資人、金沙江創投的朱嘯虎表示:“共享籃球、共享雨傘,這些都是很差的創業點子。這些服務被限制在特定地點,公司很難實現擴張。”

不過,類似徐敏的創業者並不贊同這種觀點,但他們也承認未來存在挑戰。

一方面,豬了個球似乎還沒有可持續的方式找回丟失的籃球。徐敏表示,在最初的測試中,競爭對手偷走了一個籃球去進行分析。目前,豬了個球只能通過古老的方式去找回丟失的籃球:不斷給拿走籃球的用戶打電話。

豬了個球投資方馬迪爾投資的CEO許捷表示:“我們曾思考在籃球上安裝GPS追踪工具。但在經過計算後發現,還是僱人去追踪籃球的成本更低。”

SOURCE:數英網

#共享經濟 #豬了個球 #共享單車 #魔力傘 #共享籃球 #共享雨傘 #共享充電寶

1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