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臉書]馬克·扎克伯格終於從哈佛大學“畢業”,發表燃情演講



美國當地時間 5 月 25 日,哈佛大學在雨中舉行了第 366 屆畢業典禮,Facebook 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重新回到母校發表了畢業演講。

馬克·扎克伯格曾在哈佛校園裡創建了 Facebook ,由於用戶人數猛增,上大二的紮克伯格在 2004 年選擇從哈佛退學,全職運營網站。如今, 33 歲的他重回母校,接受母校授予的榮譽法學博士學位,終於從哈佛“畢業”,甚至發表了一條狀態賣個萌~

當時收到作為畢業演講嘉賓消息後,扎克伯格還找來了同為“哈佛優秀輟學生”的前輩比爾·蓋茨錄製了一則短視頻。視頻中,兩人“大飆演技”,扎克伯格一副剛剛收到爆炸消息的樣子,比爾·蓋茨則變身段子手,談到自己的學位十分“得瑟”。

扎克伯格畢業演講視頻

以下為演講全文:

福斯特校長,校監委員會,全體教員,校友們,朋友們,自豪的家長們,管理委員會成員們,世界上最偉大的學校的畢業生們,今天我很榮幸能和你們待在一起,因為,好吧,讓我們直面事實,你們完成了我沒能做成功的事兒。等我演講完,這將是我在哈佛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做成某件事。 2017 屆畢業生們,恭喜你們!

其實,我作為畢業演講嘉賓站在這裡不太可能,不僅是因為我是輟學生,還因為理論上來說我們是同齡人。幾年前,我作為學生也曾走在這個校園裡,學習同樣的知識,在同樣的 Ec10 課上打過瞌睡。我們也許是通過不同的路徑來到哈佛,尤其是如果你來自 Quad ,但是今天我想和你們分享一些關於我所學到的東西,關於我們這一代人和一起建設的這個世界。

但,首先,最近這幾天讓我想起了之前很多美好的回憶。

多少人還確切地記得收到哈佛錄取郵件時在做什麼?我當時在玩“文明”遊戲,我跑下樓,找到我父親,因為某些原因,他的反應居然是拍攝我打開郵件的過程。那原本是個非常難過的視頻。但我發誓進入哈佛讀書現在仍然是最令我父母為我感到驕傲的事情。

你們在哈佛的第一堂課是什麼樣呢?我的第一堂課是 Harry Lewis 老師的計算機科學 121 。當時我遲到了,甚至沒有意識到把 T卹里外穿反了,衣服後面的標籤都跑到了前面。我自己還好奇為什麼沒有人上前和我說話——除了 KX Jin 。後來我們一起解決問題,而現在他負責 Facebook 很大一部分的業務。所以, 2017 屆畢業生們,這就是你們為什麼要學會善待他人。

扎克伯格終於從哈佛“畢業”,發表燃情演講 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 Priscilla

但是我對哈佛最美好的回憶是遇見了 Priscilla 。當時我上線了一個惡作劇網站 Facemash ,管理委員會要約見我。當時所有人都認為我要被退學了。我的父母過來幫我收拾行李。我的朋友還為我舉辦了一個送別派對。幸好有那個派對, Priscilla 和她的朋友也參加了那個派對。我們在 Pfoho Belltower 的衛生間外排隊相遇了。然後發生了更浪漫的事件,我說:“三天后我就要被趕出學校了,所以我們需要盡快開始約會。”

當然,你們中的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這一招。

最終我沒有被趕出校園——我自己想辦法留下來了。後來, Priscilla 和我開始約會。如你們所知,《社交網絡》那部電影裡, Facemash 似乎對後來 Facebook 的創建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其實並不是。但如果沒有 Facemash ,我就不會遇見 Priscilla ,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你也可以說它是我在哈佛期間裡做得最重要的事兒。

在哈佛,我們開始結交一生的朋友,有些甚至成為家人。這是我為什麼感謝這個地方的原因。哈佛,謝謝你。

扎克伯格終於從哈佛“畢業”,發表燃情演講 下雨的畢業演講現場

今天我想想談談目標/使命感。但是我來這裡不是想給你標準化的關於如何找到你的目標的畢業演講。我們是千禧一代,我們會出於本能地發現使命感。相反,我想告訴你找到自己的目標/使命感是不夠的。我們這一代的挑戰是創建一個每個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

我最喜歡的故事之一是當時約翰·F·肯尼迪參觀 NASA 中心時,他看到一個清潔工在用笤帚清潔,於是走過去問他在做什麼。清潔工回答說:“總統先生,我在幫助將一個人送去月球。”

使命感是比自己更加強大的一部分,是我們被他人需要、我們自己為之奮鬥的東西。使命感也能締造真正的幸福。

你們在這個極其重要的時刻畢業了。當我們的父母畢業時,使命感很大程度上來自於他們的工作、教會、社區。但是今天,技術和自動化在消除很多工作。社區人數也正在遞減。很多人感到弱連接和沮喪,他們正在努力去填補這份空白。

當我走過很多地方時,我曾和少年交管所和阿片類成癮的孩子們坐在一起,他們告訴我如果他們能找到一些事情做,他們的生命將會徹底不同。我也見過一些工廠工人,他們知道自己的舊日工作已經過時不能再從事,正在嘗試尋找新的機會。

為了讓我們的社會不斷向前進步,我們面臨年代的挑戰——不僅創造新的工作機會,還要創造新的使命感。

我記得我在 Kirkland House 的小宿舍裡上線 Facebook 時的那晚,我和朋友 KX 去了 Noch 。我記得我告訴他我很興奮能將哈佛校園聯繫起來,但是有一天有人會將整個世界連接起來。

我從來沒想過將來這個人會是我們。我們只是青澀的大學生,我們對那些當時一無所知。當時已經有很多大的資源豐富的科技公司。我當時覺得他們其中之一會做成這件事。但是我們如此清楚這個想法——所有人都想要被連接。因此我們不斷努力向前推進這件事。

我知道你們當中的很多人都有像這樣的屬於自己的故事。你們確信將來有人會改變世界,但是他們並不會,你才會。

但你自己找到使命感是遠遠不夠的,你還得幫助其他人創建使命感。

扎克伯格終於從哈佛“畢業”,發表燃情演講

認識到這一點非常困難。你看,我沒想過建立一個公司,而是想去創造影響力。當很多開始加入我們時,我假定那也是他們的初衷所在,所以我從來沒解釋過我希望我們創建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

幾年來,一些大公司想收購我們。可我並不想賣掉 Facebook 。我想親眼見證我們是否能夠連接更多的人。我們建立了第一個新聞流,我想如果我們成功上線這個,它將會改變我們學習這個世界的方式。

當時幾乎所有人都想讓我們賣掉 Facebook 。如果沒有更高的使命感,創業的夢想可以說是實現了。但這將會分離我們的公司。經過激烈的討論,一位顧問告訴我,如果我不同意賣掉 Facebook ,我餘生都會後悔這個決定。當時,關係一度散亂,管理層的人幾乎都離開了。

那是我領導 Facebook 最灰暗的時光。我相信我們當時在做的事情,但我卻感到孤獨。更糟的是,我覺得這是我犯的錯。我好奇我是否真的錯了,一個 22 歲的年輕人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是如何運作的。

現在,多年過去了,我理解那種事情運作的方式是因為沒有更高的使命感。如何建立更高的使命感一切取決於我們,因此我們能一起不斷向前進步。

今天,我想談3 種方式來創建一個每個人都有更高的使命感的世界:一起承擔更有意義的項目,重新定義平等使每個人都有追求使命感的自由,建立全球性的社群。

第一,讓我們承擔更有意義的項目

我們這一代人將會面臨數以百萬計的工作被自動化代替的情況,比如無人汽車。但是我們有潛力一起做更多的事。

每一代人都會他們定義的工作。超過 30 萬的人們努力將一個人送去月球——包括那個清潔工。數以百萬計的志願者幫助孩子們對抗小兒麻痺症。數以百萬的人在修建胡佛水壩和承擔其他偉大的項目。

這些項目不僅賦予了做這些事情的人們使命感,他們賦予了我們整個國家一份驕傲——我們能做很多偉大的事情。

現在輪到我們來從事這些偉大的事情了。我知道,你可能在想:我不知道如何修建一個大壩,或者讓數以百萬的人們參與到任何事中去。

但是讓我來說個秘密吧:剛開始的時候,沒有人能知道怎麼做。想法往往不會在萌芽的時候就很成熟。只有當你開始行動時,想法才會越來越清晰。你必須先開始才知道該怎麼做。如果我在開始之前就已經了解如何將人們連接起來,我也就不會建立 Facebook 了。

電影和流行文化總是會誤導人們。每一個靈光一閃的時刻都是一個危險的謊言。因為沒有自己的行動,我們感到不平等。這導致很多有好想法的人們不去開始實施。你知道電影還對創新有誤解嗎?沒有人在玻璃上寫數學公式。這根本不是一回事。

理想主義總是好的。但是請做好被誤會的準備。懷著美好的願景工作通常會被人說瘋了,即使你最後是對的。任何致力於解決複雜問題的人都被責怪沒有完全理解那個挑戰,即使了解清楚面前的所有事是不可能的。積極主動的人會被批評步伐太快,因為總會有一些人希望你們慢下來。

在我們的社會裡,因為害怕犯錯,我們總是不願去做偉大的事情,以至於我們忽略了一個事實: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所有的錯誤都會被忽略。事實是,任何我們做的事情在未來都會有問題,但這並不能阻止我們開始。

因此我們還在等什麼呢?現在是時候我們這一代人開始定義社會上的工作了。在我們毀掉地球之前如何阻止氣候變化?如何讓數以百萬的人們參與到生產製造安裝太陽板?如何治療所有的疾病?如何讓志願者們跟踪健康數據,分享基因組?比起找到一種治療方法讓人類第一時間無法染上疾病,今天我們可能要花上 50 倍的價格去治療已經患病的人。這沒有意義,也不合理。但我們能解決這些問題。如何讓民主更現代化使得每個人都能在網上投票,如何塑造個性化教育讓每個人都能學習?

我們很容易就能實現這些成就。讓我們開始付諸行動,在社會裡賦予每個人應有的角色。讓我們承擔偉大的項目,不僅僅要推動進步,還要締造使命感。

因此承擔偉大的有意義的項目是我們能創造一個每個人都有高度使命感的世界的第一步。

扎克伯格終於從哈佛“畢業”,發表燃情演講

第二,重新定義平等使得每個人都有追求使命感的自由

我們的父母,大多數人在職業生涯中工作穩定。但現在我們是具有創業精神的企業家,無論我們是否開啟新的項目還是在已有項目中尋找自己的角色。這都很棒。我們的創業文化使得我們取得更多進步。

現在,嘗試新點子很容易使得創業文化興盛起來。 Facebook 不是我做的第一件事兒。我也曾經做過遊戲,聊天系統,學習工具和音樂播放器。我不是孤身一人。 JK 羅琳在出版《哈利·波特》之前被拒絕了 12 次。甚至碧昂斯在因 Halo 功成名就之前也曾寫了數百首歌。最偉大的成功往往來源於我們享有失敗的自由。

但是,今天,財富不平等使得每個人都很痛苦。當你未能擁有實踐自己想法的自由時,未能將它變成歷史性的創業企業時,我們都是失敗者。現在我們的社會,成功總是有著過多的指導和標準。但我們做的仍然不夠,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輕易成功。

讓我們面對這個事實。我們的系統肯定有所問題,當我離開哈佛,在 10 年後賺了數百萬美元的時候,數百萬的學生甚至不能支付貸款,更別提創業了。

看,我認識很多企業家,我不知道是否有任何一個人因為可能不會賺到足夠多的錢而放棄了創業。但是我卻知道很多人放棄了夢想,因為他們失敗時沒有勇氣重新振作起來。

僅僅有好想法或者非常努力我們不會成功。我們的成功也需要運氣。如果我把時間花在勤工儉學上,而不是編代碼,如果我不知道自己會成功,如果沒有創立 Facebook ,我今天也不會站在這裡。坦白說,我們都清楚今天我們有多幸運。

每一代人都會將平等的定義擴大。之前的幾代人為投票權和公民權抗爭,於是他們有了新政和偉大的社會。現在是時候我們重新定義我們這代人的社會契約了。

我們應該擁有一個這樣的社會:衡量進步不只是通過像 GDP 一樣的經濟數據,而是通過我們當中的多少人找到了自己的價值。我們應該探索像全球基礎收入的理念,使每個人都有資本去嘗試新事物。我們都會多次轉換工作,因此我們需要建立負擔得起的兒童保育和醫療體系,並非只綁定在一個公司身上。我們都將會犯錯,因此我們需要一個更少地壓製或污衊我們的社會。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我們需要更聚焦在貫穿我們一生的持續教育。

是的,賦予每個人追求使命感的自由並不免費。像我一樣的人們應該為此付出代價。你們當中的很多人將會做得很好,你們也應該做到這些。

這也是為什麼普莉希拉和我建立陳-扎克伯格計劃,捐獻我們的財富來促進平等的原因。這是我們這代人的價值。是否打算去做這些,這將不是一個問題。唯一的問題是什麼時候去做。當千禧一代已經是歷史上最慈善的一代。一年裡,美國四分之三的千禧一代做出捐贈,十分之七的人為慈善募捐。

但這不只是錢的問題。你們也能付出時間幫助他人。我向你們保證,如果你們一星期花費一到兩小時,對他人施以援手,就會有一個人因此獲得幫助,甚至實現他們以前不可能實現的目標。

也許你認為那會花費很多時間。我曾經也這麼認為。當普莉希拉從哈佛畢業時,她成為了一名老師,當她開始和我投身教育工作之前,她告訴我,我需要給一個班上課。我抱怨道:“好吧,我有點忙。我在運營 Facebook 。”但是她堅持,所以我在當地的男生/女生俱樂部教授關於創業教育的中學課程。

我教授他們關於產品發展和市場營銷的課程,從他們身上我了解到種族受到社會關注或者有家人在監獄是什麼感受。我和他們分享我在學校讀書發生的故事,他們和我分享他們想去上大學的希望。五年來,我每個月都會和那些孩子吃一次晚飯。他們中的一個孩子甚至為我和普莉希拉的第一個孩子準備了洗禮派對。明年,他們將會進入大學。他們中的每個人都是他們家庭裡第一個去大學的人。

我們都能花費一點時間對他人施以援手。這樣,我們能賦予每個人去追尋使命感的自由——不僅是因為這是對的事情,還因為當更多人夢想成真時,我們也會變得更好。

第三,建立全球性的社群

使命感不止來源於工作。我們能為每個人建立更高使命感的第三種方式是建立社群。當我們這一代人說“每個人”的時候,我們的意思是世界上的每個人。

做個小調查:你們中的多少人是來自另一個國家?現在,你們中有多少人和來自這些國家的人成為了朋友?現在我們來聊聊這件事。我們出生在一個互聯互通的世界。

有一項調查問世界上的千禧一代是什麼定義了我們的身份,最受歡迎的回答不是國籍、宗教或者種族,而是世界公民。這樣子很好。

關於我們認為的“自己人”,每一代人都擴大了這個圈子。對我們來說,它包括整個世界。

扎克伯格終於從哈佛“畢業”,發表燃情演講

回顧歷史,歷史的發生總是基於更多人的群體——從部落到城市再到國家——從而實現了我們不能單獨做的事情。

我們意識到現在最偉大的機會是全球化——我們能成為終結貧窮、疾病的一代人。我們需要全球團結起來應付巨大的挑戰——沒有國家能單獨戰勝氣候變化或者阻止流行疾病。進步需要團結起來,不只是城市間或者國家間,而是全球整個社會。

但是我們生活在動亂的時代。還有一部分人們未能跟上世界全球化的步伐。如果我們在家園裡未感到生活幸福,那關心其他地方的其他人也是很困難的。尋求內心幸福面臨很大的壓力。

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挑戰。有支持自由、開放、全球社群的力量,有反對獨裁主義、孤立主義、民族主義的勢力。有人支持知識流動、貿易、移民,也有人反對。這不是國家間的鬥爭,而是意識的鬥爭。每個國家都有人們贊成或反對全球化的人。

這也不是聯合國所能決定的,每個地區都有發生。當我們中很多人感到使命感和生活穩定的時候,我們開拓視野,開始關心他人。做這件事最好的方法是立即在當地建立社群。

我們都將會從社群中受益。無論我們的社群是家庭鄰里還是運動小組,教堂還是音樂小組,他們給予我們更強大的歸屬感,我們不再是孤軍奮戰,他們給予我們去開拓視野的力量。

這也是幾十年來社群人數下降很驚人的原因,不同小組之間的成員數量已經減少了四分之一。那些人現在都需要從別處尋求到使命感。

但是我知道我們能重新建立我們的社群,或者建立新的社群,因為你們當中的很多人已經在做了。

我見過 Agnes Igoye ,她也今天畢業。她在烏干達戰火沖突地區度過了童年,現在她訓練了數以千計的執法人員使得社群安全。

我也見過 Kayla Oakley 和 Niha Jain ,他們也今天畢業。他們建立了一個公益組織,將患病的人與願意幫助他們的人連接起來,以此擺脫疾病的困擾。

我也見過 David Razu Aznar ,他今天從肯尼迪學院畢業。他是前城市委員,曾經成功領導了一次運動,使得墨西哥成為第一個通過婚姻平等法案的拉丁美洲城市,比舊金山還要早。

這也是我的故事。一個在宿舍的學生,一次連接了一個社群,現在仍在努力希冀將來有一天我們能連接整個世界。

改變從當地開始。即便全球變化從小起步也是源於小事,從我們做起。我們這一代人中,關於是否能連接更多人,是否能抓住最好的機會歸根結底是——你建立社群的能力和創造一個每個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的能力。

2017屆畢業生,你們畢業於一個需要使命感的世界,如何創造它取決於你們。

扎克伯格終於從哈佛“畢業”,發表燃情演講

現在,你也許在想:我真的能做這個嗎?

還記得我告訴你們我在男生/女生俱樂部授課的故事嗎?一天下課後,我在和他們談論大學,我的學生之一舉手說他不確定他是否能去大學因為他是非法移民,他不知道大學是否會錄取他。

去年,他生日時我帶他一起去吃早飯。我想送給他一個禮物,所以我問他想要什麼,然後他開始談論他看到的正在掙扎於進入大學的學生,“你知道的,我其實就想要一本關於社會正義的書。 ”

我被震驚到了。這個年輕的小伙子變得憤世嫉俗。他不知道是否他能稱這個國家為“家”——這個他唯一知道的國家是否會否定他想去大學的夢想。但是他並不感到遺憾。他甚至沒有看低自己。他有著更好的使命感,他希望能將使命感帶給更多的人。

由於目前的狀況,我甚至不能說出他的名字,因為我不想讓他陷入麻煩。但是如果一位不知道自己未來會怎樣的高中生都能為推動世界進步做出貢獻,那我們也應該承擔我們的義務。

在你離開校園之前的最後時間裡,當我們坐在紀念教堂前的時候,我想起了一段禱告,當我面對挑戰時我都會對自己說的,當我哄女兒入睡時開始思考她的未來的時候都會唱到的:

"May the source of strength, who blessed the ones before us, help us *find the courage* to make our lives a blessing." 願曾保佑前人的力量源泉幫助我們找到勇氣,使我們的生命成為祝福。

我希望你們也可以使你們的生命成為祝福的勇氣。

恭喜你們, 2017 屆的畢業生們!祝你們好運!

#臉書

3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