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一品電商

【阿里國際站】93年寶媽,抵押房產創業,賣帳篷遠銷70國,一年營收過億

當同齡人在國外閒雲野步、逛吃逛喝時,劉詩蘊卻左手奶瓶,右手尿不濕,一刻不停地哄著嗷嗷待哺的孩子。


22歲,結婚、生子,代價是放棄了已經到手的法國巴黎高等商學院Offer,以及期盼已久的留學夢。


最難熬的日子,她患上了產後抑鬱,醫生告訴她的丈夫:“如果再不及時治療,可能會自殺。”


當所有人還在為這位寶媽的身體擔心時,她卻孤注一擲,抵押了房產,拿出全部身家去做生意,入駐阿里巴巴國際站,向所謂“命運”發起了挑戰。


與往年不同,受疫情影響,今年劉詩蘊迎來了外貿人的繁忙旺季,在阿里巴巴國際站上,國外採購商紛至沓來,她早已選好爆款,跟踪參與所有線上展會,衝刺又一個銷量奇蹟。


戰勝抑鬱後,劉詩蘊的人生再一次開掛了。


征服喜馬拉雅山


2016年,在阿里巴巴國際站上,劉詩蘊收到了一封陌生郵件,郵件大意是:“我們是知名登山隊“lad from the green land”,網上包括Facebook在內的各大社交平台都在推薦你們家的帳篷,現在我們正在做一個征服喜馬拉雅山的挑戰,你們有沒有合適的帳篷,能夠幫助我們完成這項挑戰嗎?”


此時的劉詩蘊創業才一年,她趕緊查了這支登山隊的名字,“確實被國際知名登山隊找上門了”。她迅速挑了幾款合適的帳篷,郵件回復了登山隊。


隨後不久,就傳來消息,這支登山隊成功在喜馬拉雅山上紮營,而所用的帳篷正是劉詩蘊家的,這也是中國第一個登上喜馬拉雅山的帳篷品牌。


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劉詩蘊賣的帳篷又相繼深入日本富士山、英國高峰赫爾維林峰等多個世界之巔。

吉拓帳篷登頂喜馬拉雅山


正常情況下,國產頂級品牌以及國外大品牌所銷售的帳篷,價格大多在千元以上,而網上賣得比較火、價格又比較親民的帳篷,大多無法應對戶外惡劣極端環境,只能作為業餘水平使用,相對來講,又專業、性價比又高的帳篷就顯得很稀缺。


劉詩蘊想做的就是帳篷界性價比之王。


2017年,澳洲一名著名的帳篷設計師,是戶外運動狂熱的愛好者,他家裡存放了300多個帳篷,包攬各大品牌。一次無意中瀏覽阿里巴巴國際站時,看到了GeerTop,驚訝至極:“GeerTop帳篷是我使用過的300款帳篷中,性價比最高的,想不到竟然是中國的品牌。”


這名設計師特意找上門來,問劉詩蘊:“我能不能成為你們的設計師,幫你們開發帳篷?”


美國領事館和日本領事館也主動找上門來,點名GeerTop作為指定品牌,四年前的劉詩蘊不敢想像,她抑鬱到想要自殺未果後,人生還能收穫到這麼多成就感。


22歲結婚生子,卻患上產後抑鬱


劉詩蘊是土生土長的廣東人,因患有先天性心髒病,她常常被要求注意適當運動。但她卻是一個愛折騰的人,大學時,她報了電子商務專業,還跟風開了一家淘寶店鋪,賣抱枕、熱水袋等一些日常用品,把學到的知識應用到實踐裡,邊學邊幹,並沒有想過以此謀生。


隨著大學畢業,這家店也就不了了之了。


畢業後,劉詩蘊在一家大型採購渠道商的中國辦事處做跨國貿易,這家公司大多以傳統國際貿易為主,也是在工作中,她接觸了很多國際上比較大的採購商。


工作了兩三年,喜歡到處逛、到處品嚐美食的劉詩蘊,申請到了法國高等商學院的Offer,準備出國再次深造,像很多她的同學一樣,完成內心深處的那個留學夢。


但相處多年的男友並不同意她出國留學,還跟她描繪了關於未來的種種美好願景。最終她還是選擇了相信愛情,放棄留學。 “這是我這輩子最後悔的選擇。”


很快,她結婚,有了孩子,不滿23歲就成為了一名寶媽。

她不得不暫時放下工作,將全部精力轉移到孩子身上,奶瓶、尿不濕,這些以前做夢都沒想過的場景竟然真實地出現在了她的身上。


“打開朋友圈,看到的都是同學們在世界各地學習、遊玩,做這個年紀應該做的夢,再回過頭來看看自己,捧著尿不濕,整日待在家裡,什麼事都做不了。”


巨大的落差感,讓劉詩蘊感覺自己的人生徹底被毀掉了。她失眠,情緒低落,不吃不喝,瘦得只剩皮包骨。


家里人不放心,帶著她看了精神科,醫生診斷為:產後抑鬱症,對她的丈夫坦言:“病情很嚴重,極端情況下可能會自殺。”


父母聽了很害怕,放下一切事情過來陪著她,照顧她。 “那段煎熬的日子,我曾想過一了百了,覺得自己是一個沒用的人。”


她真正活成了“帳篷女王”


孩子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劉詩蘊以前不相信“為母則剛”,現在她信了。 “無論如何也要熬下去。”


彼時,跨境貿易初露頭角。儘管因為早婚早育,她丟掉了留學夢,但這一次,對電商頗有心得的劉詩蘊敏銳地感覺到,”外貿人的機遇來了。“


分析了未來全球朝陽產業,劉詩蘊發現戶外露營品類有明顯的增長趨勢。結合自己過往的電商經驗,以及東莞的製造業優勢,把目標鎖定在跨境電商,在阿里巴巴國際站上開通了店鋪。

抵押了房產,拿出了全部身家,就這樣開始了人生第二次創業。


創業初期,她對每一個訂單都格外珍惜,別人不願意接的小訂單,她都會想辦法拿到手。


有一次,一名標著“斯巴魯”Logo的客戶在阿里巴巴國際站群發了一個採購需求,只要兩百件,還要換Logo,改配件和包裝。 “國際大採購商斯巴魯怎麼會只採購200件,同行都覺得是騙子。”

劉詩蘊抱著試試的心態,跟這個客戶深入溝通,結果發現對方確實是斯巴魯的直屬採購公司。 “你會發現越是別人不屑一顧的客戶,越有可能藏著超大彩蛋。”最終斯巴魯的大訂單,在所有同行中,只有她一個人拿下了。


在阿里巴巴國際站上,劉詩蘊家的帳篷性價比高,詢盤多,訂單也多,如果遇到一些大的訂單,尤其是遇到最難“伺候”的猶太客戶,她還會親自出馬。


“他們能通過我們發過去的一封郵件,識別出你的短板在哪裡,抓住短板以便在談判中佔領主導權。”


“為了搞定猶太客戶,我們的所有談判文件都必須檢查無數遍,談判前連夜頭腦風暴,把每個細節都提前演習一遍。”


一切都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2017年,訂單量剛剛有所好轉,英國脫歐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在正式脫歐之前,英國海關對中國製造的貨物嚴查。剛好有一批貨是劉詩蘊所託管的中國貨運代理公司幫忙運輸的,被英國海關判定為:“沒有符合所有文件流程和資質。”


“我跑到英國談判也不行,罰款也不行,最終由於清關能力不佳,整批貨被沒收,損失慘重。”這也是她第一次意識到,跨境生意有很多風險無法預料。


更讓她意想不到的是,除了政策風險,最難以預料的是人性的惡。 “上一秒還稱兄道弟的合作夥伴,下一秒就捲款跑路了。”2018年,劉詩蘊準備籌建工廠,與一個供應商夥伴相談甚歡,簽下了合作合同。結果第二天,這個合作夥伴就跑路了,為此,她還賠了200萬,把房子也抵押了出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初創團隊本來人就不多,從開店就跟著公司一同拼搏的一位女性銷售主管,因個人情緒原因,直接解散了整個銷售團隊。 “我把她當成親妹妹看待,她卻反過來背叛了我,還差點讓公司瀕臨倒閉。”

“我曾不止十次想過自殺,真的太難了。”回想起踩過的這些坑,劉詩蘊多次想過放棄,但每當出現這個念頭時,回到家,看著兒子,她就又能重燃鬥志。


“我要成為孩子的榜樣。”劉詩蘊清楚記得,兒子四歲時,課間活動做俯臥撑,本來做了三個就堅持不下去了,但他仍然吃力地繼續做。最後兒子完成了30個俯臥撑。她問兒子為什麼要堅持,兒子說道:“因為媽媽也在堅持”。


她的辦公室牆上掛著一張團隊照片,那是剛開始創業時,十幾個初創成員一起拍的合影。 “現在照片裡的十個人都背叛了我,掛著這張照片的目的是提醒自己,不能放棄。”


受疫情影響,劉詩蘊家的帳篷銷量反而越來越好。往年直到年底才迎來的銷售旺季,今年自9月份阿里巴巴國際站九月採購節開始,直到雙十一,阿里巴巴國際站流量全開,國際採購商們也紛紛前來詢盤。為了備戰,劉詩蘊動員團隊所有成員開雙十一啟動會,利用阿里巴巴國際站運營產品,選爆款,做數據分析,跟踪所有線上展會,衝刺新的銷量奇蹟。


短短四年時間,劉詩蘊靠賣帳篷,不僅營收幾個億,還重新收穫了成就感和價值,她賣的帳篷銷量位列美國、日本市場前十,借助阿里巴巴跨境供應鏈加持,甚至抵達很多這輩子可能都不會踏足的小國。


90後的她既有韌性,又有專業能力。作為天生的互聯網人,她運營的GeerTop位列露營綜合類品牌第一。在別人眼裡,她真正活成了帳篷女王。 (作者:於紹洋)




資料來源:https://supplier.alibaba.com/story/story/PX0K6759.htm?spm=a27am.12865426.gather.35.56ac4fe0e19gJk

0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