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一品電商

【阿里國際站】從打工人到微型跨國公司CEO,他們在阿里國際站“逆襲”人生

得益於數字技術不斷降低全球貿易門檻,大量的創業者、小企業加入跨境電商的行業,成為“微型跨國企業”。


背靠廣大的中國製造,他們更善用數字平台,即便是新玩家,也能迅速完成選品、採購、銷售、物流、報關、收款、結匯退稅等過去大企業才能搞定的複雜生意。


和四十年前的改革開放浪潮一樣,無數人從“打工者”變成了“老闆”,從0到1擁有了自己的事業。數字化新外貿不僅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和命運,也改變了中國外貿的格局。


今天,我們分享三個80後外貿人成長為“跨國公司CEO”的故事。他們說,在新外貿這條賽道上,創業其實沒那麼難。


#1


從銷售員到“發明家”,4人小團隊開啟全球大生意


83年出生的馮長豪,讀書時學的是國際貿易專業,畢業那年同學都建議:一開始不要去上海或者深圳闖,寧波有很多小型工廠,適合年輕人先去漲漲經驗。就這樣,馮長豪去了寧波做外貿。


在寧波過了幾年“打工生涯”後,馮長豪跳槽到上海的外貿銷售崗位,漸漸地,他不滿足於給所謂的家族工廠服務。聽說LED是風口,深圳是全球的生產基地,他輾轉到深圳的一家LED企業做起了銷售,這也成為他接觸到植物照明的契機。



兩年後,領導提拔馮長豪去做外貿,面臨一年好幾百萬的營業額指標和父母的催婚,身為獨子的馮長豪毅然回到老家。


回到家鄉後,馮長豪最初想把三門峽當地生產的量儀銷往海外,但以失敗告終。這時,馮長豪與前東家籤的離職保密協議已經到期。帶著首次創業的不甘心和魄力,馮長豪選擇了植物照明這條細分賽道。他拉來了曾經的工作夥伴和老家的親戚,包下一家工廠,組成了四個人的團隊。


為了研製符合海外需求的產品,他不得不自己搞起了發明。他在網上買了植物照明燈具樣品,在家裡的餐桌上鋪了一個試驗台,將燈具拆解又重組。基於之前的LED燈具從業經驗,試驗進行得很順利,“它發出來的亮光介於藍光和紅光之間,有一點粉粉的感覺。”


那盏灯在客厅亮了一天一夜,冯长豪觉得可以把它当作一个产品销售。“那时候想的是一年能卖出去50盏灯就算很成功了。等我们把产品图拍好后上传到国际站,当晚就有客户看到这个产品,说想做我们的美国代理,那一刻真的太激动了。”


2020年的疫情成为冯长豪创业的一个关键节点。疫情重创海外实体经济,很多百年百货商场都无法幸免,濒临破产。跨境电商抓住机会,异军突起,逆势增长。疫情之前,全球有将近三分之一或者将近一半的贸易通过线下展会进行。疫情爆发后,很多没有线上贸易习惯的国外客户不得不转到线上来和中国卖家谈生意。冯长豪也在国际站上收揽了大批新客户。



這一年,光是國內的植物照明行業同比2019年就增長了5倍。馮長豪自家工廠的銷售額也從2019年的500萬元人民幣飆升到1500萬,預測今年能達到2000萬人民幣。而中國出口的植物照明燈具,在北美目前更是能占到70%。


他告訴自己,這條路選對了。


#2


數字化新外貿:白手起家的樂土


和馮長豪類似,做護膚品生意的覃鷗和電子設備小企業主漆華林最近兩年收入也都翻了倍。數字化的新外貿模式,開始吸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


新時代的跨境電商具備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買家、賣家全員年輕化,在互聯網環境下成長起來的80後、90後已然成為國際貿易的主力。目前在國際站上,85後占到賣家人數的一半,4成之多的海外採購商都是90後。


上大學時,漆華林和同學靠內貿賺了點小錢,很快因為市場狹窄、競爭激烈而難以為繼。這時大學同學告訴漆華林,一種叫作“噴碼機”的工業產品在國外很暢銷。雖然漆華林英語不精、不懂外貿、資金緊張,但他想著,“樹挪死、人挪活”。 2017年,猶豫了大半個月後,他開通了國際站賬戶。



開通賬號後接到的第一份單子,由於缺乏經驗,當時團隊不知道如何開“形式發票”。情急之下向阿里小二詢問,對方馬上分享了一個模板給他們,“我們第一份正式的形式發票就是這麼做出來了。”


讓他感到驚訝的是,依托互聯網平台,做外貿生意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我們每天都是在電腦上跟客戶打交道,省去了很多所謂的談判和酒局。”2019年,漆華林公司的利潤上來了,2020年則翻了3倍,目前他的公司發展到了12人的規模。


和漆華林一樣,80後的覃鷗也是跨境電商創業者,還是一位二胎媽媽。他們的人生軌跡相似卻又不同。


覃鷗學的是泰語,2012年,從雲南民族大學畢業之後,她入職外貿公司,在那待了三年。初出茅廬的覃鷗靠著翻譯軟件和國外客戶建立聯繫,從小白開始摸索,逐漸變成獨當一面的銷售領導。


2018年,覃鷗猛然發覺,自己手上盤活的客戶已經夠她獨立運轉了,她辭掉工作,正式開通了國際站賬號。儘管有在外貿公司的工作經驗,但覃鷗的創業之路並不順利。最讓她頭疼的是文化差異。她曾經和一位黑人客戶談生意,通過聊天軟件發送了一個白人笑臉的表情包。該名客戶立馬不干,譴責覃鷗是在種族歧視。


創業中的種種不順讓覃鷗漸漸積攢經驗,也開始調整心態,機會隨之而來。國際站上來的美國客戶詢問她那兒有沒有護膚品。他告訴覃鷗,當下中國護膚品在美國賣得很好。這下覃鷗才對身處的環境仔細審視了一番。雲南擁有如此豐富的護膚品原材料,自己卻從未察覺到其中的商機。覃鷗逐漸過渡到護膚品行業,將當地的花卉植物開發為護膚品的原材料。


3年間,她組建起6人團隊,目前達到了年收400萬的目標,還包下廣東工廠的一整條生產線。


跨境電商讓人與人之間的聯繫變得更直接、緊密。通過互聯網,覃鷗觸及到異國他鄉更真實的客戶需求,逐漸找到適合自己的經營品類,這成為她創業成功的關鍵轉折點。


#3


數字新外貿:年輕人的“新玩法”


短短十年間,外貿生意已然天翻地覆。新的創業者必須順應時代的需要,主動出擊,才能立於不敗之地。馮長豪說,創業沒有那麼難,只要認真審視,總能發現機會。


“原本大家都不知道怎麼把這個產品推銷到國外,老闆也不可能帶著業務員天天參展。阿里巴巴國際站,是一個成本最小,卻又能把產品推廣到全世界的方式。”馮長豪看到了植物照明燈具的紅利,順勢申請了國際站的賬號。作為沒有門路的外貿創業者,只有用好互聯網,才能敲開做生意的第一扇門。


“假如說一個美國人想和咱談生意,他肯定第一個想到的是要到國際站來,因為只有在這裡,他才能找到世界上最多、最真實的中國工廠。”馮長豪稱,以往的線下貿易交流會參加者眾,包括廠家、經銷商、中間商等等,溝通成本高,在國際站上則不會存在這些問題。



覃鷗也抓住了互聯網時代的創業紅利。依靠數據,她能精準獲得客戶的反饋,以此全方位進行產品的更新、升級、迭代。


她公司賣得最好的一款眼霜正是得益於此。那款眼霜的效用只能持續6到8個小時,但去眼袋的效果非常好。而這正是美國客戶最喜歡的,因為派對文化盛行,很多人都希望能在參加活動的時候展現出最美的一面。


“跨境電商好的一點是,我可以先銷售出去,再大量生產,我可以跟客戶說貨期大概是15到30天左右。”和傳統外貿不同,覃鷗基本不囤貨,走的是輕資產路線。


這款眼霜到現在都很暢銷。覃鷗沒有想到的是,後來一位南非的客戶也在國際站上找到了她,一下子就訂了5萬盒。這讓覃鷗賺到了第一桶金,也激發了她的更多創業動力。


生了二胎後,覃鷗在家庭生活中的時間比重有所增加,但她覺得自己變得更強大了。


覃鷗說,生大寶的時候,自己沒有斷母乳就開始工作了,生二寶時則是沒出月子就開始乾活。她經常一手抱著孩子哺乳,一邊對著電腦。 “你不會覺得辛苦,你反而會覺得,這兩個孩子是你的動力。”


#4


時代變了,“零門檻”做外貿不是夢


無論是對於覃鷗、漆華林、馮長豪,還是更多的小微跨國企業創業者來說,國際站在物流、報關、轉賬方面都給予了他們極大的便利。


漆華林曾為轉賬頭痛不已,經常因為錢款問題而拖累做生意的進度。跨境貿易外匯資金收支耗時久,到賬晚,是行業內的一個普遍痛點。 “以前海外買家用跨境電匯(TT)匯款後,到賬的周期要2-7天,不確定性很強。”


為了切實解決行業痛點,阿里巴巴國際站推出了“瞬時到賬”服務,將商家資金到賬時效提升至平均不到半小時。商家可以通過後台清晰地看到買家打錢的時間、預計到達的時間。不僅如此,資金流轉信息也會有提醒,時間可以精確到幾點幾分。


覃鷗回憶,“有的客戶會有所顧慮,但是阿里巴巴國際站扮演了一個橋樑的角色,我們可以在這個橋樑上進行交易,雙方都有保障。”


對於“安全感”這個詞,馮長豪也深有體會。他曾給美國客戶發送在三門峽本地農業銀行所開的賬號。對方沒見過這家銀行,不敢打款。 “但後來,在阿里巴巴國際站的信保服務之下,我們和美國客戶建立了很好的信任關係。”馮長豪說。


“國際站也有專門報關的服務,你只要把貨給他,他都可以幫你弄好,阿里還會定期的組織一些同行業者的交流和學習活動。”覃鷗說,在國際站上做生意,不用操多餘的心,這有利於創業者集中力量辦大事。



在走了不少彎路後,馮長豪越來越確信中國製造在未來的前景,“很多東西只有中國能做,我相信這場疫情已經說明一切了。它不光是便宜,而是只有中國才能做到高質量,同時價格合適。”


隨著跨境電商數字化更廣泛、深入的發展,創業者加入的門檻將會越發降低。基於中國製造的產品多樣性,大量商機還待發掘。


更多像馮長豪、覃鷗、漆華林一樣的外貿小微企業創業者,正在路上。





資料來源:https://supplier.alibaba.com/story/story/PXXP9X1E.htm?spm=a27am.12865426.gather.8.56ac4fe0CR9HqE&joinSource=alibaba

0 次查看0 則留言